1 2
©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APH/雪兔】蝴蝶时针(下)

*本篇后段略血腥小心食用
       不多久,布拉金斯基就推着基尔伯特出来了,梅格正拿着一本书翻看。                       
        “怎么样?这里的书足够你阅读吧?附近还有个图书馆,你可以去看看。”布拉金斯基...

【APH/雪兔组】蝴蝶时针(中)

*上篇戳头像
*请注意隐藏条件xx
       布拉金斯基晚上也没有回来,梅格做好罗宋汤和淋上枫糖浆的松饼,并且端上餐桌的时候,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基尔伯特。不过他似乎没看见,只是大口大口地喝着汤。
        “呃…布拉金斯基先生晚上也不回来吗?我们不用等他吃饭?”
        “回来?不,他会回来的,不过早晚按心情而定,他今天或许又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兴奋得回不来。唔…以后晚餐不用做他的份...

【APH/雪兔组】蝴蝶时针(上)

* 配合八爷的(ララバ亻さよなら)食用更佳
*证明我还活着/虽然被禁网了
        梅格被一户人家雇佣了,她有一些紧张。这是梅格第一次被雇佣,虽然她从学校毕业时,所有项目的成绩都是上等,而且得到这份工作前也一直接受着训练,但也是第一次运用到“实战”上。
        梅格有点僵硬地站在了这栋有白色墙和红色屋顶的小洋房的台阶上,左手扶在枫叶红的行李箱上,右手有些颤抖地向那个嵌在白墙里的门铃伸去。门铃是个鹰头的样子,金色的漆面因为经常使用已经掉了不少,露出...

迟到的新娘
布拉金斯基在等,司仪在等,台下的宾客也在等。那个迟到的新娘。
教堂上的那口大钟当当当的响了七下,过了一会而又响了一下。伊万对面那条红地毯上还是空空的。
时间到了。伊万这么想着。
领结扎太紧了。他又想。

伊万要娶基尔伯特了。这样的消息在“国”与“国”之间传递着。有人祝福,有人怀疑,有人不屑。
当各个国都准备好了前往。婚礼推迟了,原因不明。
有人嗤之以鼻:“看吧,我都说了是假的。”
也有人说:“只是推迟而已,有没有取消。”
不过也对,对于国家来说,“不以结婚为目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会更合适。嘴上说着爱,然后在背后捅一刀也不少。海誓山盟又有几句是真的呢?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倒是所有的婚礼人员都保持着沉默。他们比那些碎嘴的家伙更明白两人,不论怎么推迟,这都会是真的。
选好的教堂终于开始迎接来宾。
大门口只站了伊万一人。来者都一愣,问着新娘的去向。伊万只是摇摇头说基尔有事。
有的人露出玩味的笑容,有的人走进了教堂又担忧地转头看看伊万欲言又止。
等长椅上坐满了人,伊万才走进教堂,站在一旁。如果不是他阴阳不定的眼神,旁者早把他当作雕像了。
各个国开始叽叽喳喳地聊起天来,与其说是一群小鸟倒不如说是下课了的小学生。只有台上闭目养神的司仪和台下围绕着阴沉沉气氛的伊万沉默着。
七点半。
教堂里再无半点声响。司仪伊斯特万睁开眼看了看,意料之中,基尔伯特还是没来。
但是伊斯特万还是站了起来。伊万的脸色很糟糕,他的心情可能也一样。虽然他并不意外。
基尔和他说过理由了,他能理解。
教堂里的寂静持续了一会,外面树林里传来杜鹃的啼叫,潮湿泥土的味道飘了进来,和着异样的宁静,一些细小的东西在发酵着。
细碎的声音开始弥漫,流言蜚语又浮了起来。伊斯特万挑挑眉,目光在台下的人群里扫了扫,拢下宽大的袍子。
有人开始抱怨,小声地,或许伊万和基尔伯特并不在意这场婚礼。好像小石片打在潭水上,泛了一波又一波。嘈杂声变大了,不祝福绕着教堂转了无数圈。终于有人按捺不住,轻轻站起,悄声离开了。
伊万还是没有说话。
他知道一再的推迟很容易助长不好的苗头。他们是在过家家,他们在耍猴。但是这真的只是一场普通的婚礼。只不过再普通,他,伊万,还有基尔依旧是一个国家,一个曾经的国家。
伊万冷眼看着那几个离开的人,微微眯起眼,拳头紧紧握着。他和以前不一样了,他现在不再是那个强大的苏联,而是经济上还有些勉强的俄罗斯。他不能为所欲为,他知道。
有些人骂骂咧咧的走了,也有个人终于被等到了。
基尔伯特来了,布拉金斯基的新娘来了。
他们一块儿走到台上时,伊万握紧了基尔伯特的手,基尔伯特也回握了。
伊万念着誓词,最后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不管你迟到也好,没迟到也好,得到的是祝福还是诅咒,你都会是我的新娘。”
是,他们从来没说过这是假典韦。
即使新娘迟到了,即使他们代表了一个国家,即使他们之间好像只有利益的纽带。
他们认定的,就永远不会变。

————————————————
不是纠结于这件事而是不是很高兴一些人做的一些事 晚上回来再说清楚
顺便情人节快乐亲爱的  @楠木_想被姌朷宠上天 巧克力很好吃 超感动
别问我配图 APP的原因

【APH/雪兔】沃德的玩具

吃糖请看一  玻璃渣请看一二三


(一)

沃德的家很大很大,所以沃德有一间单独的玩具房。

伊万是沃德的一只玩具熊,棕色的毛,用紫色玻璃珠做的眼睛,脖子上随意的围着一圈白色的小布条装作围巾。伊万有沃德那么高,沃德抱着他都有些吃力。

很神奇,玩具房的玩具都有生命,但它们不能动,只能思考事情和谈话。

现在,伊万恋爱了。

对象不是每天都威胁着它结婚的好像是它妹妹的小军刀娜塔利亚,也不是和它配一对的白色小熊安雅。它喜欢上了它斜对角那儿的一只黑鹰标本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并不是单纯的黑鹰,就是那种乌漆墨黑的,它的翅膀边缘上还有一小圈的白边,黄色的喙看起来很尖锐。基尔伯...

【APH/雪兔】[求助]参加婚礼新娘沉迷王者作为司仪我要怎么办?.4

http://yaonieruoshui.lofter.com/post/1de7a66f_df060a23请戳这

201L___

!!!!!!

202L___

!!!!!

203L___

!!!!

204L___

!!!

205L___

!!

206L___

207L___

发生了什么???

208L___

基尔君亲了北极熊先生[还是喊这个比较习惯]

209L世界最帅。

蠢熊是比王者帅 但是还是没我帅

210L___

基尔君你们就这么完事了?

我还以为...

211L___

你们会先进洞房呢!

212L___

楼上你停一下!...

【APH/雪兔】[求助]参加婚礼新娘沉迷王者作为司仪我要怎么办?.3

http://yaonieruoshui.lofter.com/post/1de7a66f_dec99582请戳这

151L___

....所以楼上是新娘吗?

152L___

应该是....

153L___

新娘生气了吗...

154L楼主

生气了

155L楼主

基鸟可没我那么好说话。

156L___

∑∑∑∑

157L布布布布布

基尔我还以为你还在玩王者

才没有关心你

158L世界最帅。

你他妈见过把手机立着玩的吗?

159L___

噗...抱歉我笑出声了

160L___

2333我也是

161L布布布布布

...你不要欺负我不玩王者行吗?

162L...

【APH/雪兔】[求助]参加婚礼新娘沉迷王者作为司仪我要怎么办?.2

http://yaonieruoshui.lofter.com/post/1de7a66f_de8c32e1请戳这

101L___

!!!

所以攻受要逆转了吗??

102L___

!!!

103L___

!!!

104L___

!!!

105L楼主

好了各位放心

就算明面上逆转了 晚上的时候基鸟也还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

106L___

23333楼主真的很..帅气...

107L___

新娘叫基鸟!

我记住了!

108L___

什么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09L___

所以你们真的要在王者里办婚礼了吗?

110L___

楼上闭嘴 ...

【APH/雪兔】Memory Loops

[0]

他爱“我”

不是我 是“我”

真是狡猾的骗子啊

被蒙上双眼 然后爱上了他

之后就不辞而别 仿佛没有来过

所以说 从头到尾 我啊 都只是“我”和“我”的替代品呢

... ...

[1]

“爷爷...”尤妮姬拉了拉伊万的袖子。

“怎么了尤妮?”伊万微笑的看着孙女。

尤妮姬犹豫了一下,把背在身后的左手伸了出来,手上是个笔记本。

“这个笔记本上的字我看不懂...好像不是俄/语,但是封面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是用俄/文写的...”尤妮姬顿了顿“爷爷,基尔伯特是谁啊,你的朋友吗?怎么没见过他呢?”

伊万没有...

【APH/普中心】魇.2

Chapter◆2

腓特烈并不是不喜欢小孩 而且他都已经答应让娜了但是当尼古拉斯哇的哭出声后,他恨不得把尼古拉斯从高塔的顶部把他丢下去

这小混球哭的根本听不下来啊!!!

腓特烈不得不尴尬的抱着尼古拉斯下了黑鹰的高塔。

更尴尬的是尼古拉斯的哭号回荡在高塔空旷的楼道里,引来了周围人的侧目【我亲爱的尼古,你能不能为了亲父稍微安静一点,不知道还以为我虐待小孩呢】腓特烈自言自语似的说。

到了高塔的底层,问了一个当妈妈的黑鹰的会员才知道尼古拉斯是饿了。

腓特烈道了谢僵硬的转过身去想着老子的英明一世都败在这个小混球身上了时,那位女会员喊住了他【呃...会长,这是你的小孩吗?挺可爱的.....

热度: 2 评论: 2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姌(rǎn)朷(mù),可以直接喊阿染。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夫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是我的心河。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