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红海行动/双狙组】虫噬 9-11 (完结篇)

*非典型性ABO,双A

*顾顺(玫瑰果)X罗星(接骨木),虽然可能没abo设定很多事(。)

*玫瑰果是有点酸酸的玫瑰味,接骨木更像柠檬的味道,两个好像可以搭在一块入药

*私设,虫族来犯人类,人类生存面积缩小,只好抱团,主要集中在欧亚大陆和北美地区

*团结起来的人类所组成特殊对虫的清扫部队,配备全球最精良的装备还有最顶尖的士兵,C国的清扫部队叫蛟龙

*虫族包括王虫,工虫和异性虫。王虫负责繁殖,一般就待在虫巢里,类似于指挥官,数量最少,但是一旦杀死,该王虫控制的工虫异性虫就会崩溃。工虫数量最多相当于普通士兵和工人侍从。异性虫强大,类型多,人类一般被喊一二三四的编号,但脑袋不好使,负责保护虫巢和开疆拓土。

*一号异形虫很大只,外壳坚硬,长得像甲虫,是用来防御的,智商不很高。

二号异形虫会飞,用的是虫族特制的弓箭。

三号异形虫类似骑兵,拿着矛之类的武器,有时候会骑在一号上进攻,智商仅次于四号。

四号异形虫很瘦弱,但是智商高,狡猾,可以在短时间内待王虫指挥战场,但是王虫死了就会崩溃,容易变形。

一二三四号数量比较庞大,所以编了号,还有个别异形虫没有形成种群的,都被归到五号,算是杂牌军这样的。

*补:所有虫族都没有心脏

*不要问我这周前几天在干嘛,摸鱼使我快乐

*全篇完结,私心打了个陆琛的tag(你??

*上次的点文,将会是同背景出现,应该可以算是番外??敬请期待(并没有人期待


9.

杨锐都不知道该说虫族迟钝还是什么才好,那只巨大的类似蜈蚣的五号异形摇头摆尾撞击地面,震得他们脚底发麻,却愣是没有一个虫族被惊动————除了脚下的那几具虫族尸体。

谁也不知道陆琛和庄羽怎么样了,只能一昧地对五号进行射击。这类异形还是有人记录过的,形似蜈蚣,鄂足上带着毒液,但是并不致命,唯一难对付的原因是因为它巨大的体型和坚硬的外壳。带着蓝矿的子弹嵌入五号的外壳,但是并不能给它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会因为隐隐的疼痛而激怒它。

它本来是待在那个深深的洞穴里,然后把头伸出来装石头睡觉的,谁知道庄羽的设备产生的微波和它的脑电波接上并且还唤醒了它。谁起床没点起床气呢?更何况一睡醒就有人往你脸上大把大把地撒爆米花。

五号摇摆着肥大的身躯要爬出洞穴,结果左边的那排腿刚放下去,右边的腿还没抬起来的时候,就被顾顺两弹打中了眼睛。失去了眼睛的五号变得很暴躁,不停地发出呲呲地声音,百足不住地踏地,竟然踩塌了洞穴旁的一小块地。五号灰褐色的身子一节节的,随着它踏出洞穴而一扭一扭的,看起来像是翻滚的肉瘤。终于它完全爬出了洞穴,但是却没看见陆琛庄羽,一行人的心顿时揪了起来。五号的触角时而点着地时而朝向天空,这个庞然大物一出笼就绕着已经聚拢过来的众人围成一个圈,身上的鄂足挥舞着。这次五号异形真的生气了。

蛟龙的生命圈在五号的刻意而为下缓慢地缩小时,通讯器里终于断断续续地传来了陆琛的声音,众人悬着的心才安安稳稳地放下。

“……跳到洞穴里!”

洞穴很大,从上往下看只能看到漆黑一片,好像还有幽风在洞底打旋。但是谁都没有怕,杨锐第一个上前,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身后的几个人也陆陆续续地跟着跳了下去。他们相信陆琛,相信庄羽,他们永远相信自己的队友,纵使前方是万丈深渊,是悬崖峭壁,或许这就是人与虫族的不同吧。

被虫族啃食的荒芜大地上,只剩下一个黑漆漆巢穴,几具异形的死尸和弄头愣脑把洞口环成圈的五号异形。


10.

洞很深,好像还有一股若隐若无的腐臭味,但是没有人在意。谁也不知道自己坠落了多久,谁也不知道洞底在何处,只是在恍惚里过了一个世纪般。

很快,徐宏察觉到了洞里的道路开始变得倾斜,所有人有一开始的直线坠落一点点转变为贴在墙壁上,像滑梯一样向下前进。洞穴里的墙壁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从一开始黑褐色的岩壁变成了有些灰白色的石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一行人滑过,扬起了一片尘土。

杨锐咳着嗽,正想说点什么来安慰大家,就听见在队伍中间的佟莉用有些意外的声音,低声道:“墙上的这些…是蓝矿?”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灰白色的墙不知道什么时候镶上了星星点点的蓝矿,在渗人的黑暗里发着幽光,一点点照亮了漆黑的洞穴,脚下的路也逐渐变得明亮,因为蓝矿越来越多逐渐取代了灰白色的石头。虽然被蓝光包围着,但是气温也在逐渐变凉,那是因为离地表越来越远的缘故。又过了不久,脚底下好像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

最前面的杨锐,只觉得眼前一花,他就掉到了一片空地上。一触即平地,杨锐就连忙打了个滚,向旁边移动,给身后的人留下坠入空间。

几声不小的“啪”之后,一行人终于狼狈地落地了。等到他们的眼睛都适应了今天蓝矿的亮度,抬起头就发现了端坐在一旁的陆琛庄羽,登时几个人开始大眼瞪小眼,最后“噗嗤”一声不知道是谁先笑了,很快就种情绪传染给了所有人,八个人笑成了一团。

是重逢带来的快乐,也是死里逃生后的心悸。

佟莉先抹掉了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然后拍了拍跟自己有七分像的庄羽:“你们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庄羽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只异形虫是被我设备的电波惊动了,苏醒过来后开始向着天上扭动,还好陆琛即使把我拉到一边,那个五号异形并没有发现我们。谁知道后面它被你们激怒了,还爬出洞穴。我们为了躲开它的尾巴,一个没留心跌到了洞里,心想说完蛋了,结果没想到这里别有洞天,一点儿伤都没摔出来。更有意思的是洞里竟然可以发出信号,虽然只是断断续续的,但也足够了。”

“估计这是专门为那只五号开辟的洞穴。”李懂在一旁托着脑袋说道。

陆琛耸耸肩:“谁知道呢。不过懂儿说的有道理,谁让它那么大只,走正门,就那么点大的地方,估计是挤不出去了。”

几个人又笑出了声。

“既然这里有这么多的蓝矿,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已经到了虫巢的中心?”徐宏思索着。

“蓝矿越多的地方就是王虫产卵的地方。”杨锐说。

石头摸遍了自己的口袋发现糖都不见了,只能失望地发言:“那些虫族总该不会把星哥带到王虫那去吧?”

瞬间七个人的视线跟探照灯似的扫了过来,澄亮澄亮的几个铜铃,看得石头怪不好意思,他很是不自在地向后缩了缩:“你们干啥呢?”

顾顺摸着下巴说:“我觉得石头说的有理。虫族不都骄傲的跟鬼一样吗?既然活捉到了人类,就不会像在战场上轻易的杀死对方,而是会留下他,当做向人类炫耀的资本。既然要留,就会有在最安全的地方。而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危险的地方,我看王虫产卵的地方就不错”

“我觉得虫族挺适合你的。”说着陆琛就翻了个白眼:“你的思维已经成功和虫族接上线了。”

“那可不行啊!虫族没有罗星,还是说你们不介意我把罗星一块逮到虫族去?”

瞬间杨锐的眼神就犀利了起来。

“行行行,队长,别看了,我就一开玩笑的,还不去就救人在这儿唠嗑吗?”顾顺不可置否。

“走吧,杀到王虫家里去,把罗星救出来,然后回去。”

八个人相互扶持着,向蓝矿密集的地方走去,一点也不像身处虎穴的人,还在嬉笑着开玩笑,就像去郊游似的。

的确,没什么好怕的,早点回去,说不定还能吃上晚饭。


11.

罗星喘着气,闪开了王虫抽来的触角,擦了擦脸上被蓝矿碎片划出的口子。

有点痛,但是能使人清醒。

王虫则不一样,它已经被罗星打出的伤口折腾疯了。除了罗星开始因为视力未恢复,算是抹黑开的那枪外,他在和王虫周旋的时候,是刀刃和枪子儿交替着招呼它。现在王虫柔软的身体上,一个又一个的弹孔和深浅不一的刀痕,蓝绿色的血到处流淌,血量之大,使罗星都忍不住咋舌。有一些皮肉向外翻腾,看起来就像一个不怎么好使的筛子。

王虫还在自顾自的说着什么,刺耳的尖啸罗星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但是他不在意,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留在了王虫的脑袋上。其他国家的清扫大队曾经研究过王虫,它虽然是虫族的核心,负责虫族所有的指挥和产卵,但是其实它也是很脆弱的。王虫没有坚硬的外壳,只有如贝壳内般软的身体,除了使用触角进行攻击外,没有什么特别的进攻手段。因为王虫是类人型,所以它的弱点和人类一样,当脑死亡后就是真正的死亡,不过它没有心脏。

罗星跟王虫周旋了很久,都没有发现周围的蓝矿有什么可以出去的地方,真不知道王虫是怎么把他弄到这个地方来的。末了,罗星只得咬了咬牙,思量着把王虫杀掉。前人不是没有杀掉王虫,只是单枪匹马干掉王虫的却是一个没有。

正出着神,王虫伸来的触角就打在了罗星拿着匕首的手上,他手一颤没抓住匕首,就听见“哐当”一声响,匕首重重地摔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小坑。罗星想要捡起来,谁知王虫又把触角伸了过来,看样子是想阻止罗星的动作,他无奈只能在闪身躲开。

现在罗星失了匕首,只抱着一杆狙击枪,枪里的子弹也剩的不多了。而王虫除了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外,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武器。这倒算是半斤八两了。

王虫停了下来,看着罗星的匕首若有所思,两支触角其一防备着罗星,另一支触角则小心地碰了碰。罗星心下一惊,王虫要是把匕首捡起来,那么接下来不好办的就是他了。

端着枪,罗星又扣下了扳机,这次这一弹是打在王虫的触角上,除了浪潮般的尖啸外,王虫可算是被移开了注意力,类人的眼里是憎恨的光芒。王虫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势,但是它没有离那把匕首很远,而是就呆在那周围,为的就是不让罗星拿的匕首。

场面很快陷入僵局,没有了匕首,罗星没法在王虫身上划开口子,只能找机会往他身上开枪,而自己身上的枪子儿也不多了。王虫也没有办法,一旦它的触角接近匕首罗星就会开枪。

但是子弹总有消耗完的时候。很快,罗星就剩下了一发子弹。

王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触角又试探性地伸向了地上的匕首。这次罗星没有向它开枪,它非常顺利的捡起了匕首。王虫有些欣喜若狂,它早就对这个把它玩得团团转的人类感到不耐烦了,终于等到这个机会,那个人类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反击之力了。它原来想留着这个人类去向其他的王虫炫耀,现在想来,倒是没有什么必要了。

虽然王虫拿到了匕首,但是罗星并没有绝望。即使命悬一线,罗星也能非常冷静地研究怎么应对。他没有理会一点点靠近了王虫,只是象征性地推了几步,脑内则是在认真计算着要怎么使用这最后一发子弹,才能把王虫的脑袋打爆。耳朵很尖的罗星还听见了身后那面墙似乎传来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虽然不一会就停了。

王虫也是被即将来临的胜利冲昏了头脑,没有用触角攻击罗星,而是极其不习惯地用人类的手拿着匕首,它太过骄傲了,脑子里充满了不切实际的想法。王虫想用人类的方式杀死这个玩弄它于股掌之间的人类,让它感受一下绝望。不过很可惜,罗星永远不会绝望,更何况他手上的枪里还有一枚子弹,而且事实证明王虫玩不来人类的匕首。

王虫举着匕首来到罗星跟前时,他听到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发出了微弱的“滴”“滴”声。于是罗星侧身打了个滚,绕到到了王虫的身后,趁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端起枪。王虫转过身后,它的脑袋已经在瞄准镜的中心了。

罗星扣下板机的同时,刚刚他靠着的那面墙,也就是王虫现在身后的那一面,发出了“轰”的巨响,跟王虫的脑袋一样,被炸得稀巴烂。

结束了。灰头土脸的罗星看着同样灰头土脸鱼贯而入的八个人,这么想到。

虫巢内外的虫族突然发出一声悲鸣,五花八门的声音夹杂在一起,难听极了。再然后,它们就四散开来,像是逃命去了似的。

而远离这个虫巢的之外,另外六个虫巢似乎也为之震动,其他王虫们纷纷召集自己的子民,它们又要开始虫巢的迁移了。


“罗星!”顾顺最先扑向罗星,狠狠地抱住他,牙咬得咯吱咯吱响,巴不得把罗星揉成一小个,揣在兜里,锁在心上,再也不让他被丢掉。

罗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这小孩儿哪来这么大的火气,只能拍拍他的背,像是哄小孩似的:“…我没事,你看我不没事吗?”

顾顺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过来,罗星就收了声,他看见顾顺的眼角有点发红,当然他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风沙迷了眼那种乱七八糟的理由造成的。

原因就是他自己。

这可真是…罗星在心里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压着顾顺的眼帘,嘴唇在他的眼角轻触。就着顾顺愣神的时间,罗星已经拉住他的手向一旁看了老半天戏的队友走去。

那一只手很快就紧紧地回握住了罗星的手,在已经被遗弃的虫巢里一点点地传递着温暖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不过没事,他们都懂。



End.





评论(10)
热度(18)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哟!初次见面,我是姌(rǎn)朷(mù),可以喊我阿染,或者任何不带贬义的称号,只要你喜欢www

是一块成了精的破布,半个在原创和同人之间苦苦挣扎的文手和半个在板绘和手绘之间也是苦苦挣扎的图手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也是我的底线,请不要妄想挑战

最近产粮相关:雪兔组,双狙组

主圈:APH,红海行动

露厨普厨,喜欢石头陆琛罗星,吹爆霞姨腹肌

热爱冷cp,天雷红色芋兄弟

还喜欢双玄嘉金 

特别标注:lo主不喜欢墨香铜臭,也不喜欢她的作品以及人品,但不做评价,只爱双玄一对而已。lo现在也不喜欢凹凸,相关文章,除了山有灵不会再更新。

APH的ky原地爆炸谢谢

同时建议APH黑和拉踩APH的货色不要关注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