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红海行动/双狙组】虫噬 7-8

*非典型性ABO,双A

*顾顺(玫瑰果)X罗星(接骨木),虽然可能没abo设定很多事(。)

*玫瑰果是有点酸酸的玫瑰味,接骨木更像柠檬的味道,两个好像可以搭在一块入药

*私设,虫族来犯人类,人类生存面积缩小,只好抱团,主要集中在欧亚大陆和北美地区

*团结起来的人类所组成特殊对虫的清扫部队,配备全球最精良的装备还有最顶尖的士兵,C国的清扫部队叫蛟龙

*虫族包括王虫,工虫和异形虫。王虫负责繁殖,一般就待在虫巢里,类似于指挥官,数量最少,但是一旦杀死,该王虫控制的工虫异形虫就会崩溃。工虫数量最多相当于普通士兵和工人侍从。异形虫强大,类型多,人类一般被喊一二三四的编号,但脑袋不好使,负责保护虫巢和开疆拓土。

*一号异形虫很大只,外壳坚硬,长得像甲虫,是用来防御的,智商不很高。

二号异形虫会飞,用的是虫族特制的弓箭。

三号异形虫类似骑兵,拿着矛之类的武器,有时候会骑在一号上进攻,智商仅次于四号。

四号异形虫很瘦弱,但是智商高,狡猾,可以在短时间内待王虫指挥战场,但是王虫死了就会崩溃,容易变形。

一二三四号数量比较庞大,所以编了号,还有个别异形虫没有形成种群的,都被归到五号,算是杂牌军这样的。

*再次补充,王虫我没有描写,但是会长的很好看,怎么个好看法可以自己脑补,待在地球上的总共有七只王虫,声音都不一样。王虫和异形虫都是类人型的。

*霸屏的星哥,顺子持续掉线,打着双狙的旗号暗戳戳吹羽/你????

7.

罗星悠悠转醒。

他勉强记起自己好像是因为推开顾顺被卷进虫潮。在虫子堆里被当皮球似的撞来撞去,之后被一个什么东西拎了起来,悬在半空,好歹是没有拖在地上,结果他就因为先前撞上一号外壳的后脑勺昏了过去,也没看清是什么。

视野里是模糊的蓝光,什么都是朦朦胧胧的。罗星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确认不是虫族恶心的黏液糊在自己脸上后,就安安静静地靠着身后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休息,估计只是撞到脑袋的后遗症,一会就能好。

头还在疼,闭上眼睛也不能缓解。罗星只好一个劲地去想其他事,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自己这是被虫潮带到哪儿去了?会发蓝光的地方…总该不是蓝矿源吧。

蓝矿是指用来制作光炮这类对虫武器的原料,没开采的时候就会发着幽幽的蓝光。被虫族栖息过的地方,不知道什么原因都会形成一定规模的蓝矿。

……有蓝矿的地方,没理由会没人发现我,除非…罗星垂下眼眸,自己的作战服还是一团糟糕的根本看不清的黑色。

除非是现在虫族栖息的地方,虫巢。


罗星算是想明白了,那个拎着自己的可能是只异形虫,本着不知道是好玩还是任务的心态,把自己带回了“虫窝”。

这都什么事啊。罗星眼神放空,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作战靴。他不敢抬头,谁知道抬头的话,天花板会不会滴下什么虫族的唾液,毕竟他现在什么也看不清。

罗星开始发呆,这真的是少有的。他平日对自己总是严谨到一刻不能停下,甚至和顾顺站在甲板上吹风的时间都精确到每分每秒,脑子里总是充斥着风向风速高度距离各种各样的数据。不知道该不该感谢虫族,把他抓到这样的鬼地方,才能有时间思考点计划之外的东西。

队长该组织人来救我了吧…罗星知道虫巢会屏蔽信号,但是自己身上的侦察器是庄羽改良过的,放了半块蓝矿,另外半块就安在庄羽的接收器上。庄羽说同一块蓝矿,分开了也会相互吸引,就像两块磁铁,不管多远都能相互感应。而且庄羽还试过,操纵着一小颗飞行炸弹进入虫巢,虽然被异性虫发现射了下来,但是那块蓝矿还是一直地向庄羽手头上的那半块发送信号。当初试验成了,庄羽还兴奋得跟全队每个人都抱了一遍,现在想想估计他都没猜到这东西会用在这。

罗星叹了口气,在心里默数着会来救自己的人,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顾顺。

人真的很奇怪,罗星当时推开顾顺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现在置身虎穴却是过了那么久,足够人生走马灯两遍了,才想起最重要的人。不经意到甚至对方已经因为自己的行为焦头烂额了,才突然想到,哦还有他。

但也不能怪罗星,他对自己的严格,甚至严格到了思想,他考虑着一切的利弊,对人类的,对蛟龙的,最后才是和自己相关的。更不要说他有一个和他一样强壮的alpha伴侣,他要想的会更多。他没觉得自己多重要,不是把自己放得很卑微,而是选择性地无视了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偷走了一个狙击手的心。的确,罗星和顾顺在一起了,却似乎一直一直是顾顺这么主动着,罗星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把自己放得太低了,就像他到现在也没明白顾顺是为什么喜欢自己。

顾顺…罗星用尽了力气却只能想到自己推开顾顺,他转身看过来时脸上的错愕。

看样子他是会没事,如果…如果回去,顾顺又得装傻充愣然后得寸进尺吧。

罗星没来由地想到了刚刚来到清扫部队的顾顺,还很年轻,还很不可一世。两人做搭档的时候,顾顺总会很不情不愿地嘟囔句别拖后腿。现在啊,时间久了,他们也从搭档变成对手,再从对手变成了伴侣,这都是所有人包括他们自己始料未及的。

谁会知道草原上的野豹也有变成大猫的一天呢?

罗星有点想笑,可是嘴角刚刚上扬却又收了回去。

他听见了心底有个声音。


[你醒了啊,弱小的人类?]


8.

罗星警惕地抬头四下观望,却发现自己的视野里还是有点模糊,自己还没有完全恢复,于是他没出声,装聋装哑等着那个声音再说话。

[不要装了,我知道你醒着。]

那个声音有点女性化,尖尖的,虽然是从心底发出的,却意外的刺耳。罗星还是没说话,他现在还是看不清东西,也是敌在暗处,不得不防。

[人类啊,不要以为你那点小聪明对我有用,能让高贵的我等你发言,也是你的荣幸了。]

对方似乎高傲过头了,罗星有点意外,斟酌了一下,他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你是虫族吗?你怎么能在我心里说话?”

[虫族?你们人类似乎是这么称呼我的子民,在你们的语言里,好像还称我为王虫对吧?那可真不合适,我们和你们地球上那种杂碎般的虫子可不能相提并论。至于在你心里说话,这不简单吗?把触角搭在你的头上不就行了,不然愚蠢的你根本不可能听懂我们的语言。]

罗星没有顾顺那么伶俐的牙口,只是觉得这个王虫的话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只好拽紧了怀里的狙击枪。毕竟人类和虫族进行沟通还是第一次,谨慎为好。

[别想使用什么武器,你的一切都在我的监控之下。]王虫发现了他的小动作,警告道。

罗星慢慢松开抓着枪的手:“你到底想怎样?”

[我?不想怎样,只是觉得好玩,把脆弱的人类玩弄于鼓掌之间。]

“……那你还真是恶趣味。”罗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发现王虫只能在他心里发声,并不会窥看他的内心想法之类的技能:“你们到底来地球做什么?”

[当然是…不对,你们这些低下的人类没有资格过问我们的选择。]王虫像是从自我陶醉里回过神来,声音变得警惕。[倒是你们,你的同伴为什么跟着来到我们的巢穴了?]

“…他们是来救我的。”眼前好像是迷雾被拨开似的,罗星能隐隐约约看见正温柔地发着蓝光的矿石,还有靠在蓝矿上的白色虫卵了,王虫似乎在蓝矿的中央,被虫卵簇拥着。

[救?你们人类可真重情重义,难道不是无用之举吗?]王虫傲慢地表示人类真是不可理喻。

“或许对你们来说同伴是无所谓的东西吧,或许就是一颗白色的卵,随时随地都可以复制,都可以创造。但是人类的诞生需要十个月的孕育,每个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血脉。”罗星重新抓住了枪,这次王虫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这就是我们人类与你们的不同,我们更不会因为任何困难丢弃同伴,而你们————”

“你们只配践踏自己的族人,蚕食伙伴的尸体!”话音未落,罗星已经举起枪,对着王虫扣下了扳机。

他自己也不知道打中了王虫的哪里,只能听见王虫犀利的尖叫,它的触角已经收回去了,喊叫声是罗星听不懂的语言。看起来打中的并不是什么足以致命的地方,王虫颤抖着,伤口还在流着蓝绿色的血,尖啸着朝罗星冲来。

罗星从腰间摸出了蓝矿做的匕首,一个打挺站了起来。罗星先挥了挥匕首,蓝矿特有的光芒与一旁的蓝矿群交相辉映,他眼里亮晶晶的,清晰地映衬着发了疯的王虫。

不战则死,战则有生,既已如此,为何不战?



Tbc.



评论(10)
热度(22)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哟!初次见面,我是姌(rǎn)朷(mù),可以喊我阿染,或者任何不带贬义的称号,只要你喜欢www

是一块成了精的破布,半个在原创和同人之间苦苦挣扎的文手和半个在板绘和手绘之间也是苦苦挣扎的图手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也是我的底线,请不要妄想挑战

最近产粮相关:雪兔组,双狙组

主圈:APH,红海行动

露厨普厨,喜欢石头陆琛罗星,吹爆霞姨腹肌

热爱冷cp,天雷红色芋兄弟

还喜欢双玄嘉金 

特别标注:lo主不喜欢墨香铜臭,也不喜欢她的作品以及人品,但不做评价,只爱双玄一对而已。lo现在也不喜欢凹凸,相关文章,除了山有灵不会再更新。

APH的ky原地爆炸谢谢

同时建议APH黑和拉踩APH的货色不要关注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