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红海行动/双狙组】虫噬 5-6

*非典型性ABO,双A

*顾顺(玫瑰果)X罗星(接骨木),这部分没有出场就不瞎打tag了。目前全员除顺星外无cp向,陆琛庄羽友情向注意。

*玫瑰果是有点酸酸的玫瑰味,接骨木更像柠檬的味道,两个好像可以搭在一块入药

*私设,虫族来犯人类,人类生存面积缩小,只好抱团,主要集中在欧亚大陆和北美地区

*团结起来的人类所组成特殊对虫的清扫部队,配备全球最精良的装备还有最顶尖的士兵,C国的清扫部队叫蛟龙

*虫族包括王虫,工虫和异性虫。王虫负责繁殖,一般就待在虫巢里,类似于指挥官,数量最少,但是一旦杀死,该王虫控制的工虫异性虫就会崩溃。工虫数量最多相当于普通士兵和工人侍从。异性虫强大,类型多,人类一般被喊一二三四的编号,但脑袋不好使,负责保护虫巢和开疆拓土。

*一号异形虫很大只,外壳坚硬,长得像甲虫,是用来防御的,智商不很高。

二号异形虫会飞,用的是虫族特制的弓箭。

三号异形虫类似骑兵,拿着矛之类的武器,有时候会骑在一号上进攻,智商仅次于四号。

四号异形虫很瘦弱,但是智商高,狡猾,可以在短时间内待王虫指挥战场,但是王虫死了就会崩溃,容易变形。

一二三四号数量比较庞大,所以编了号,还有个别异形虫没有形成种群的,都被归到五号,算是杂牌军这样的。

*还是过渡章(。)


5.

五号异形虫今天很高兴,或许是因为面见了王虫。谁让它跟着虫潮的时候留了个心眼,把那个被笨蛋一号们推来推去的人类抓到手了呢?活的人类,可是个不小的收获。

它大摇大摆地走到巢穴门口,头上触角点着今天值班的一只三号,炫耀似的给对方传递信息。它可以发誓,它透过自己的复眼细细密密的格子可以从三号的小眼睛里看到不屑和嘲讽。五号很不满意,这哪里是对待强者的态度?于是它举着双刀砍向三号,打算给它一个教训,三号的小眼睛里一片惊恐,它想这就对了,怕就对了。

谁知道五号还没猖狂够,就感到有什么东西夹着风疾驰而过,穿透了自己脆弱的颈部,然后“啪”地打在巢穴上,扬起小小的尘土。

五号倒在地上,顶着触角的脑袋和身体分了家,咕咚咕咚地滚了两圈,沾了一头蓝色的血。它看见刚刚自己抓住的三号被一个人类从身后捅了几刀,悄无声息地死在了自己面前。

发生了什么呢…五号不大的脑袋还没让它想明白这个问题,它就已经死了。


6.

陆琛偷偷从藏身的石头后探出脑袋,巢穴前的五号似乎要和三号发生争执。可是它的双刀刚刚举起来,陆琛就看见不远处另一块藏身的石头后面飞出了一枚小小的光弹。可能是顾顺装了个消音器,他只能隐隐约约听见划破空气的呼啸声,然后光弹触碰上了五号的颈部。天地好像停了下来,风卷着沙土和潜伏着的队长他们因为前进而摩擦大地的声音都没了,只能听见很细小很细小的一声“咔嚓”。于是世界又恢复了正常,开始颠沛流离,只是那只五号的脑袋已经掉在了地上。

“诶,顾顺那个拽八百的性格不说,枪法倒是一等一的好。”不等其他三号被队长他们杀死,陆琛就回过身,打着哈哈对庄羽说话,毕竟他相信极了队长他们的能力,后续就不用再等了。

庄羽正组装着设备,听陆琛说话就停下了手头上的事。一些零零碎碎的陆琛看不懂的玩意挂了庄羽一手,抬着头看他,很是不知所措,一脸茫然样,估计在思考着该先把装备放下来再跟陆琛讲话,还是跟陆琛讲完话再放装备。

陆琛有点无语地挥挥手:“没事,你弄你的,我就是闲的。”

“哦。”庄羽闻言就乖巧地低下头折腾装备去了。

一时间陆琛也不知道该说庄羽乖呢,还是说他呆,就觉得自己有点噎住了。

“我说啊…”陆琛半晌才开口,看见庄羽抬头赶紧补了一句:“我说我的,你听就好,手上别停下来,你CPU又不单线程的。”

庄羽又很听话地低下了头。

“虫族这东西,有时候可蠢了,你可能没见过。之前队长带我们去剿巢穴,里面的王虫已经死了,整个巢穴的虫族都疯了似的,全把脑袋往墙上撞,撞得整个巢穴一阵一阵的。我们没进去,在外头站了好一会,估摸着一号都把自己撞死了才小心翼翼地进去。结果进去我们就傻了眼,你猜怎么着?工虫咬工虫,异性虫咬工虫,异性虫咬异性虫,绿的蓝的混着残肢流了一地————真他妈恶心。剿完我大中午回去就只有一个想法,食堂今天咋煮的是红烧猪蹄啊?”陆琛做了一个难以接受的表情,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低着头的庄羽是看不见的,登时就收了神。

能让蛟龙医疗兵都觉得恶心的,估计得算什么生化武器了。庄羽装调着设备,讪讪地想到。

“不过现在是好了,真当习以为常了。”陆琛感慨道:“所以,羽啊,路漫漫其修远兮,道行还不够深呐…”

“嗯。”庄羽闷闷地应了声。他也知道自己道行还不够,陆琛虽然拐弯抹角地跟他讲没事儿,慢慢来,但是庄羽心里还是过意不去,料想要是以后自己出个任务什么的,不得吐个混天地暗?那可不行。

庄羽在心底里默默给自己打了个气。加油庄羽!先来三只死一号!

一号体型最大,内容物也是最多的,打爆了,流出来的东西也得淌成河,总之也是怪恶心的了。陆琛如果知道庄羽心里在想什么,估计得咋舌说羽啊你真重口了。

“啊,有了。”手上的仪器发出细小的“哔”声,庄羽赶紧调试,陆琛在一旁看着,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土褐色的石头似乎动了一下。

这不是错觉,随着庄羽的通讯器发出了一阵比一阵高亢的电流声,他们身后的石头抖得更厉害了。

“庄羽?”


“队…队长!”杨锐入耳式的通讯器里传来了庄羽的声音,也传遍了整个蛟一的通讯频道。

“巢穴门口已清理完毕,准备潜入…”杨锐喘了口气,正要发号施令。

“队,嘶,嘶嘶,队长…”庄羽和陆琛那头突然传来了一阵杂音,入耳的最后只变成了一串电流声。

“庄羽?庄羽!怎么了?回话!”

“陆琛?陆琛?”

徐宏有些呆愣地拍了拍杨锐,示意他回头。杨锐扭头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庄羽和陆琛躲藏的石头已经变成了一只冲天的蜈蚣,扭动着身体像是什么祭神的舞蹈。

杨锐的脑袋当机了半秒,也不管频道里听不听得见了,扯着嗓子吼道:“全队支援,营救陆琛庄羽!”

热度: 8 评论: 2
评论(2)
热度(8)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许子琛,言午许从玉琛,新的一切新的开始,心空空不带色彩,是个暴躁老哥。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佣园,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