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红海行动/双狙组】虫噬 0-2

*非典型性ABO,双A

*顾顺(玫瑰果)X罗星(接骨木),虽然可能没abo设定很多事(。)

*玫瑰果是有点酸酸的玫瑰味,接骨木更像柠檬的味道,两个好像可以搭在一块入药

*私设,虫族来犯人类,人类生存面积缩小,只好抱团,主要集中在欧亚大陆和北美地区

*团结起来的人类所组成特殊对虫的清扫部队,配备全球最精良的装备还有最顶尖的士兵,C国的清扫部队叫蛟龙

*虫族包括王虫,工虫和异性虫。王虫负责繁殖,一般就待在虫巢里,类似于指挥官,数量最少,但是一旦杀死,该王虫控制的工虫异性虫就会崩溃。工虫数量最多相当于普通士兵和工人侍从。异性虫强大,类型多,人类一般被喊一二三四的编号,但脑袋不好使,负责保护虫巢和开疆拓土。

*有空会把世界观补上,这个我尽量写成短篇…短篇…再乱开坑可能会被锤…


0.

“顾顺!”

才厌恶地抹掉溅在脸上的虫族黏液,就被一股力量推到了一旁,连着打了几个滚才停下。他转过身,身后翻涌挪动的虫潮发出轰隆隆的声响,脚下的土地被一号异性虫砸得直发颤,他的心脏也在狂跳。他看见了被虫潮推开了的罗星,也是刚刚推开了自己的罗星。虫潮裹挟了那抹忽现忽隐的黑色翻滚着,很快,就看不见了。

罗星被带走,他很清楚,熟悉的接骨木味在一点点远去。

他回过神,发了疯似的,端起一旁不知道是谁扔下的光炮,冲着面前奔腾的虫潮扣下了扳机。蓝色的能量球在虫潮里炸开,几只羸弱的四号异性虫直接被冲击力推飞开大部队,重重地摔在他的身旁,蓝的绿的黏液溅了一身却没再在意。

光炮的能量用完了,疯狂的虫潮也没有理在一旁那个小小的人类,就像它们从他的同胞身上碾过,就像它们啃咬着灾难区孩子的尸体,就像它们带走了他的爱人一样,冷漠不屑。虫族大脑除了黏液就只有水,只装得下王虫的意志和同类微弱的脑电波,这么一个人类眼里的怒火和恨它们永远不能接收到。

吞噬了罗星的虫潮风驰电掣,长长的队伍直通远方。

那是虫巢的方向。

他跌坐在地上,手上的光炮被摔在了一边,颤抖着打开了呲呲啦啦响的通讯器,一开口浑身就是一阵哆嗦。

“……罗星被虫潮冲走,方向巢穴,汇报完毕。”


1.

这是一个小时内,顾顺走的第一百六十二次神。

他第两百三十二次地想,为什么就没发现冲着他们撞过来的虫潮呢?为什么他这么不警惕呢?为什么罗星会被带走呢?

顾顺的手还在颤抖着,光炮的后坐力不是说说而已,即使是体质S的alpha也最多发三炮就要换人,更何况所谓狙击手体质只有A级的他,用尽了光炮的能量,一点没后退地对着虫潮开了十多枪。

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到底是十三还是十四枪,总之不管哪个数字,都足以让他被总部重新评定体质。不过不重要,顾顺现在只记得被裹挟走的那抹黑色。

蛟龙的作战服大概是所有清扫大队里最好看的了,罗星穿着是尤其的好看,不是顾顺眼里出西施,这是连一队唯一一个女alpha都赞同的好看。顾顺记得每次任务前调侃罗星穿着作战服好看,都能得到一个过肩摔。现在我倒希望不是罗星穿着那件该死的衣服然后被卷到那该死的虫潮里了。他想。

顾顺感到有些疲惫,这是从来没有的。他想用右手托着额头,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轻颤着。有多少年没有手抖了?他想,可能是见到罗星之后。

他把左手搭在右手上,两只手叠在一起。这是罗星告诉他的,说是什么心理作用,会好点。当时他还骄傲不羁,当时他还没有喜欢罗星,当时他也没有因为失误眼睁睁看着罗星被虫潮带走,他一点儿都没放在心上。现在顾顺信了,两只手还在抖,他心里却好受了那么一些。

他们没牵过几次手,两个alpha的手牵在一起,顾顺怎么都觉得变扭。至多至多,是顾顺啃咬罗星不存在腺体的脖子时,他会抓住罗星的手,狠狠地扣住,扣在床上或者墙上。他乐意感受空气里迅速暴涨的接骨木味———罗星永远收敛着自己的信息素,即使他易感期经过也就只能闻到一点酸酸的味道。但是每每顾顺咬罗星的脖子,alpha的本能就会诱出罗星的信息素,他喜欢被接骨木的味道包围着,即使他浑身的细胞都叫嚣着,排斥着。但只有这样,只有这样的罗星才是他一个人能感受到的。

接骨木会排斥同为alpha气味的玫瑰果,又要在罗星的刻意控制下小心翼翼地和玫瑰果纠缠,就因为玫瑰果属于顾顺。


2.

顾顺估摸着自己是睡着了,模模糊糊感到有人在摇晃自己,他使劲睁开眼,才从铺天盖地的虫潮带走罗星的梦境里逃出来。站在他面前的是陆琛,大队的人找到他后,就是陆琛给他包扎的。顾顺低下头,摸了摸脖子,回神才发现自己一身的汗。

“顾顺。”陆琛没有像平时一样和他嬉皮笑脸,只是很冷静地拍了拍他的肩头:“把信息素收敛一下,附近还有几个omega。”

顾顺扯着嘴角露出了一个并不算好看的笑容,谁能猜到仅仅是一个梦境就能打破他装着玫瑰果的玻璃瓶呢?

陆琛一直看着远处,那里有一片迷雾,迷雾里是王虫的巢穴。等到空气里只剩着落隐落现的玫瑰味他才开口:“顾顺,你不要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给我站起来,拿着你的枪,罗星还不准备让你替他买棺材板。”

看旁边的人嗖地一下就站了起来,陆琛反倒坐了下来,也不看顾顺,就这么笑吟吟地说了下去:“刚刚小羽毛接上了罗星身上的侦察器,在巢穴里,人是没事,就看你救不救了。”

“还有,你一激动就大放信息素的习惯哪儿来的,给我收着点!周围那些小omega要用光我们带来的抑制剂了!”




Tbc.

————————————

财迷陆大夫的心在滴血。

评论(16)
热度(42)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许子琛,言午许从玉琛,新的一切新的开始,心空空不带色彩,是个暴躁老哥。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佣园,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