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雪兔/Day100】纽约时报婚前十五题-第十三题

百日雪兔集聚地:

*来自纽约时报婚前十五题,第十三题

*国设,微玻璃渣

*短打,一点点意识流

*私设,普鲁士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普作为长生的人活了下来,偶尔会协助独做事,露有所有时期的记忆,一直都是同一个

*提前庆祝百日雪兔圆满结束!!!/啪啪啪啪

*我写什么玩意…/摔笔




普鲁士已经不在了,至多至多能在孩子的历史教材上看见些什么,冰湖战役,七年战争。但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却一直在,满头白发带着天使的面庞,永生永世,生生世世,活在了这个世上。

哈,上帝永远是最残忍的,关上了门,打开了窗户。窗沿站了只黑乌鸦,而贝什米特猩红色的宝石能看见的,就只有一片碑林。花里胡哨的毒蘑菇长过了最高的墓碑,阴暗昏沉,潮湿的苔藓爬上了屋里的木柱子,暗绿色的让人发慌。


贝什米特抬了抬头,莫斯科该死的天空总是阴沉沉的。

————嗯,是该回去了。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和伊万-布拉金斯基结婚了,不是普鲁士和俄罗斯联姻,就只是普普通通的结婚了,准确点就是同居。谁也不知道,除了他们两。

贝什米特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普鲁士最后那段不怎么美妙的时光是在西伯利亚度过的,普鲁士死“死”了,基尔伯特“活”过来,也是在西伯利亚。战后是被苏联带来的,现在作为人被俄罗斯收留了。

反应过来自己没死时,贝什米特就看见了站一旁的俄罗斯。现在基尔伯特是个人,就算长生,也要食五谷杂粮,只是西伯利亚天寒地冻,他怕不是得成冰雕。基尔伯特明白得很,他要活下去。

“你——”莫斯科正下着雪,贝什米特蹬着军靴嘎吱嘎吱地踩雪:“我——,结婚吗?你,伊万,我,基尔伯特。”

可能是“死”过一次,基尔伯特变得不怎么爱说话了,老喜欢一个字儿一个字地往外蹦,倒是条开了口的豆荚,但这字也变得厉害了,含糊是含糊了点,不过也活脱脱一豌豆射手。

俄罗斯,不,伊万也算是厉害,就这么儿明白了,想想没坏处,就答应了,虽说也没有好处。他本可以放弃基尔伯特,任由基尔伯特冻死饿死,毕竟当了那么多年的对头了,总会有的恶趣味,但是伊万没有。战争已经结束了,地球还在苟延残喘着,人命,他们消耗不起。

不过伊万也不是路上见到什么阿猫阿狗就往家里捡的人,他的目的很明确,因为基尔伯特从前是普鲁士,仅此而已。


伊万清楚,基尔伯特也清楚。

作为人他们能学会像平常情侣的样子,甚至在假期去逛逛水族馆游乐园什么的。但是作为国家,以及曾经的国家,俄罗斯,普鲁士,他们都不属于彼此。

他们也没有在相爱——他们的婚姻里没有爱。


国家们开玩笑过,禁止办公室恋爱。

爱,很危险,铸就的是岌岌可危的篱笆。伊万清楚,结婚——即使对象不是基尔伯特,可以,要什么都能给,爱也好,生活也好,什么都好,除了自己。

没错啊,国啊,就是这样的。自私吗?不。自己和自己的子民都该是超乎伴侣的存在,不是吗?


我们永远不会因为婚姻放弃的东西是什么?

自己。


基尔伯特说,你爱我吗?

伊万笑,爱啊。



End.


——————————————————————

写到后面有点混乱了orzzzz,我的理解里,没有哪个国家会因为另外一个国家赔上自己,因为他们代表的不是一个人,是千千万万,所以就有了这样子的文,希望不会被打!!!

评论
热度(34)
  1. 封狼居胥百日雪兔集聚地 转载了此文字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姌(rǎn)朷(mù),可以直接喊阿染。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夫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是我的心河。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