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ebe-zhennan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它的过去
初次见面
这里姌(ran)朷(mu) 传说中的字体杀手(?) 可以直接喊阿染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
雪兔一生推 天雷红色
伞修伞一生推 天雷韩叶

【APH/骂街组】源代码(上)

*骂街/斯科特(苏格兰)X基尔伯特(普鲁士)
*设定源于电影[源代码]
*未完慎入
*普苏普

斯科特是一个新生程序,又是一组对于他的世界来说很古老的——或许只是年龄比较大——数据。
他隶属于情报局,他生前是谁,说什么,这不重要。情报局在他单独的程序世界里,输入了新数据,每一条数据,每一条数据都是他新的一个身份。情报局派遣他在不同时间不同场景下反复扮演那个已经死去的人,以此查出一些案件的真相。这就是源代码。
当然,对于情报局来说斯科特只是一个工具,由一组数据组成的工具。无限的循环使用,无限的清零。
如果斯科特这类的数据真的只是没感情的工具到也不坏,不过遗憾的是,他们有。从最最最早的那位源代码就可以看出来了。他们是人生前的意识,也可以说是“灵魂”。他们在所属世界被坐着重复的行为,多次死亡,多次离别,意识不够强大的数据就有崩坏的可能。所以很多源代码就学着最早的那位源代码一样,用各自的方法从情报局脱离,永远的存在他们正在执行任务的那个世界里。同时他们又是那个世界的主宰,虽然不能直接改变数据,但是他们可以用自身的一些行为来改变世界的轨迹。
现在斯科特也逃脱了,他正面无血色的坐在一栋大楼的天台上。所以被清零的记忆又都回来了,斯科特想起了在某个世界扮演的那个人的父母对他很好,但最后被杀死了。他查出来的结果竟然是小偷走错了地方,被看见然后就想杀人灭口,他原来应该去隔壁那间房的。还有一次,那个凶手竟然就是斯科特扮演的那个人!……
这样细细数起,斯科特去过的世界大概有上百个。只有这一次他成功的脱离了情报局,然后挽回了“他”的女儿。
斯科特生前并不是那种很在意别人感受的人,每次清零后也依旧不懂爱。有人说戏演多了,感情就会变得毫无起伏。但是累积了上百个辈子的喜怒哀乐一同涌出后,斯科特只觉得心很重很重,承载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呦,本大爷发现了什么?一个落单的新人!”有点聒噪的声音在斯科特耳边响起。心情沉重的人大概不喜欢别人打扰他。斯科特就是这样的人,于是他看也不看的转身就挥了一拳过去。
“……皮气真暴躁啊新人。”那个人没有躲开,斯科特的一拳下去,他只是慢慢散开成一些小光点,然后又重新聚回来,组成刚刚那个白色头发的人。斯科特睁大眼睛,向后退了一步。
“……源代码?”
“答对了新人!本大爷是源代码的‘心灵疏导者’。”顿了顿:“之一。”
“?……”
“本大爷叫基尔伯特,1990年逃脱的源代码,你要喊前辈哦。”
斯科特啧了啧嘴:“基尔伯特。”
“都说了你要喊本大爷前辈了。”
“老子拒绝一切来路不明的人无理取闹的要求。不过如果你先闭嘴让我问几个问题,我就喊。”斯科特假装没看见基尔伯特不满的样子,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心灵疏导者是什么?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也是源代码?还有你不属于这个世界你是怎么进来的?”
基尔伯特拍拍头上顶着的小黄鸟说:“本大爷还以为你会从‘流浪者’那里知道些什么呢。”
斯科特皱了皱眉头,远看有些像搅在一起的海苔:“流浪者?”
“呐呐,就是和现实的流浪汉差不多的人,几年前才出现的,你现在可以不用知道。”基尔伯特接着说:“本大爷一个个说吧。‘心灵疏导者’是源代码中的特殊存在。引领每个刚刚脱离情报局的新人适应新世界,同时也要看好新人,以防其压力过大想不开,要自毁或者堕落之类的。哦对了,就像心理医生一样。”基尔伯特摊了摊手。
“本大爷还是‘心灵疏导者’,那么来做什么就不用说了吧?至于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坐标……是因为总部那儿有一种能监测电磁波的仪器,新代码产生会出现还没有被记录的电磁波,本大爷就可以知道你在哪了。过来的话...”基尔伯特用食指敲了敲脑袋,“我们是代码,是数据,只要稍稍改变自己放射的微波,就能存在于另一个数据库,也就是新世界。不过……新人的话,没个几十年是学不会的。”
斯科特又问:“改变微波?”
“呃……如果你没当过程序员的话,解释起来还是有些困难。改变微波的话...诺,就像这样。”基尔伯特伸出手,斯科特瞪大了眼睛。
基尔伯特的手微微发蓝,分解成了一些小片小片的光点,有些小光片挪了挪位置。等到他的手再不发光的时候,就变成了鹰爪。
斯科特摸了摸那只鹰爪,很结实,爪尖锋利得好像能割开脚下的钢筋水泥。
“哦对了,刚刚你要打本大爷时,就是这么躲开的。”
“真神奇啊……源代码……”斯科特像没听见似的,自顾自的说起来。
基尔伯特吹了个口哨:“你就是。”
见他还没回过神,基尔伯特收回鹰爪,两手背在后脑勺后:“那么粗眉毛的新人,我们要走了哦。”
斯科特清醒过来:“我们去哪?”
“先回总部登记一下,然后让本大爷为你做个‘心灵疏导’!”
不由分说的拉着斯科特从高楼上跳下来。
“靠,你给老子等一下啊!”
斯科特极速的下坠,气急败坏的声音在空中成了一缕烟。一旁基尔伯特的白发随着上升气流贴着他的脑门飞着,黑色风衣也噼里啪啦的被风吹起,一脸享受样子,丝毫没有慌张,就像是在晒太阳。
可是他们现在是在百米以上的高空作着变速直线运动!大风直刮他们的脸,左手边便是大楼里办公的人啊!
斯科特转向基尔伯特,才发现基尔伯特在看他。见他转过头,基尔伯特咧嘴对他笑了笑。抓着他的手又发出了蓝光,不等斯科特发问,他们就变成了光点,然后消失。
大楼里的和大楼下的人们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斯科特算是不明真相的被基尔伯特带到了源代码的总部,然后又稀里糊涂的在基尔伯特的指导下登记了身份。
他扭头看了看左臂上淡青色,像纹身的一排数字201741120。他是2017年逃离情报局的第41120个代码。
与面无表情给他登记的工作人员不同,基尔伯特拍了拍他的肩递给他一本小黑册子:“新人必备指南,你随便翻一翻吧。”
黑色小册子不是很厚,但手感不错。第一面是几个大写的字母“源代码”,而下一面是介绍源代码的,是防止刚刚逃脱的源代码不清楚他们和这个世界的构造……
猛的合上册子,斯科特也大概明白了现在发生在他身上的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情报局用数据建造世界,让死者为其服务。最早时有一位情报局的女士动了隐晦之心,偷偷潜入数据世界,告诉已经逃脱的源代码,一定要尽力帮助别人脱离情报局的控制。因为情报局拦截并使用了他们死后的部分肢体和大脑,打着“复活”的旗号在数据世界中唤醒他们的意识。说白了,情报局就是在利用死人。
这还不是令斯科特诧异生气的地方。他来自一家孤儿院,成年了就在一家离孤儿院不远的便利店打工。在二十六岁的一个晚上,他被人打昏,再后来就成了源代码。按那位女士的说法,情报局只利用在在战争或意外中死亡的人,那他是为什么会被打昏?他还是一个大活人啊!
好像有股气流直冲上斯科特的脑门,他嗖的站了起来,在一旁打着哈哈的基尔伯特吓了一跳:“你看完了?”
“……还没有……基尔伯特,我问你。你,是怎么死的?”斯科特抓住基尔伯特的手臂。
“我?本大爷是在战争中受伤,救不了然后死了的。”基尔伯特思索了一下。“怎么了?”
“我还没死。”
“什么?”
“我不是死在战场什么的,我记得我被打昏了!”
“怎么会……活人无法成为源代码的……”基尔伯特皱起眉头。
“就算我死了,我也不是自然死亡的!再者那位女士不是也进来了吗?!”斯科特拉住基尔伯特的手臂摇晃着。
“等等你冷静点,那位女士吃了安眠药让自己几近死亡的状态。后来被外面的人抢救回来了……”
“可是我没有死!我在孤儿院旁边便利店工作,在二十六岁某一天晚班回来路上被打昏,然后就变成了源代码!进入了几百个的世界,我又得到了什么?死亡!死亡!除了死亡和精神崩溃,我还有什么?”斯科特歇斯底里地吼了出来。
“那也是因为情报局……”基尔伯特注意到大厅里的其他代码已经看过来了。“等一下,你说你进入了几百个世界?”
“是又怎样?!”斯科特很气愤,他活着的时光都成笑话了吗?甚至不如别的源代码。他们是“回收在利用”,死前也是有头有脸的军人。他呢?垃圾堆里挑出来的半成品?他又是什么东西?
“啪”基尔伯特打了斯科特一巴掌,在喧闹的大厅里却十分突兀。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些只有你一个人经历过?每个源代码在来到这里的时候,都是活在地狱里!本大爷知道你想说什么。分离!欺骗!痛苦!这里有谁没经历过吗?没有!一个没有!本大爷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你会去几百个世界,也许你的痛苦远在我们之上,但这不是你的借口!”基尔伯特说着叹了口气,看了看沉默着脸上还有一个红印子的斯科特,拉着他的手臂:“你跟我来。”
斯科特没再说话,任由基尔伯特拉着走。
他们穿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扇门。上面挂着的铜牌数字不长,看样子都是早期的源代码。
“我们称这条走廊为‘时光走廊’,这里住着除了第一个逃脱情报局的前辈以外,最早的源代码,嗯……20世纪的源代码都在这了。本大爷的房间在那里。”基尔伯特转过身,指着一个开头是1990的房间。“当初一年来十个人就算多了啊……”基尔伯特又指了指走廊尽头的房间,“我们要去那间。”
尽头房间上的数字是19491。1949年的第一个源代码?
门上没有门把,基尔伯特也不敲门,把手贴在门上,斯科特猜他在改变门的数据。果然,过了一会儿,基尔伯特就把门打开了。
基尔伯特比了个请的手势:“请进。”
房间里没有人,外面看不是很大的房间,进来了就是客厅,左手边似乎还有两间房。
看斯科特一愣一愣的,基尔伯特才开口解释:“在这里不会出现‘土地’不够的问题,因为只要有数据和能力,再创造一个新世界也不是做不到的。这种程度的房间对王耀来说就是小菜一碟……王耀就是19491。”
王耀。斯科特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听名字应该是C国人。
“过来,坐这里。”基尔伯特拍了拍客厅里最长的一条沙发,不等斯科特回答,已经自顾自的拉着他坐下了,一点都不在意王耀还没有回来的事。
空气似乎有些尴尬。斯科特只能假装看风景,躲开基尔伯特的目光。
他们坐着的枣色的红木沙发,因为是初夏,铺着些圆珠子串成的凉垫。两边的扶手上雕了两条东方的龙。面前用红木托着玻璃板做成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浅绿色的翡翠茶几,茶几上摆着的茶具是C国有名的青花瓷,煞是好看。斯科特的右手边放了一个紫砂质的广口花盆,和沙发差不多高,里面种着一小棵的竹子。不是室内的观赏竹,而是野竹。小小的,可怜巴巴的几片叶子,不过倒很精神……
从基尔伯特的方向只能看见斯科特的左脸,他不知道刚刚那个红印消下去了没有。现在静下来思考,他也是冲动的下手太重了。虽然他作为斯科特的心灵疏导者,要引导斯科特的思想和心态,但是这样不会给斯科特心里留下点什么吧?
基尔伯特有点担心的看了斯科特一眼,发现他在盯着王耀养的竹子,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斯科特……”
“嗯?”斯科特猛的回过头,基尔伯特看见那个印子还留在斯科特脸上,有点惭愧,伸手摸着斯科特左脸。
“喂喂,基尔伯特你干什么?别碰老子的脸!”斯科特条件反射的抓住基尔伯特的手,想要拉下来。
“……别动。”基尔伯特抚在斯科特脸上,手掌上微微散出淡淡的蓝色。斯科特不动了,他能感到右脸在分解,怪异感开始蔓延。不只是因为脸在分解,而是基尔伯特贴在他脸上的手和基尔伯特认真的眼神。
“……本大爷不是故意的啊……现在不会痛了吧?”基尔伯特收回手,斯科特脸上的巴掌印已经没了,但还是担忧的看了一眼。
“如果你是在担心这个就算了吧,老子才不怕疼。”斯科特嘲讽道。
“……”基尔伯特哑然。“我……是你的心灵疏导者……阻止你也是为你好……情绪不够稳定的源代码会被强制分解,重新变成数据,意志死亡,不会回来……”
斯科特瞳孔一缩,他以为基尔伯特阻止他是出于面子,毕竟大厅里已经有很多人看过来了。现在想来他也是很幼稚,基尔伯特是很多源代码的前辈,引导的代码也不会少,因为过不去心里坎的像他一样大吵大闹一场的恐怕也不少。基尔伯特再难堪,可能也习惯了,再者这是为了他……只是打他一巴掌,而不是把他打成数据,大概算是好的了。
“……当然本大爷有错……”基尔伯特见斯科特不说话,心里直发慌。抬起双手扶着斯科特的脸,把额头贴了上去,红色眼睛倒映着斯科特眼里的错愕。
“拜托以后不要那么冲动,有什么事直接和本大爷说,不要一个人瞎想……我可是你的心灵疏导者,关于这个世界知道的比你多得多,至少能帮你点什么……”基尔伯特的声音有点发闷。
这种暧昧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
斯科特的脸一下就因为充血而变红了,他一把推开基尔伯特:“你好好说话动手干嘛??老子不原谅你了啊!”
“没用吗?”基尔伯特纳闷的看了看双手,拍着自己的额头说:“这是west教本大爷的,贴着额头可以心意相通……”
“骗你的啊!你是不是笨蛋!再说怎么心意相通也要是情侣……还有west又是谁啊?”
“west是本大爷的弟弟,很厉害的!”基尔伯特骄傲的挺起胸。
“弟弟?”
“数据世界外的……站前最后一次见到他,只有这么高。”基尔伯特在斯科特的胸前比划了一下。“这么多年了,可能都比本大爷高了,不知道找老婆了没有……”基尔伯特越说,笑得越僵硬。
“如果有一天west死了,本大爷还是在这里,不知道也不清楚,更出不去。本大爷可能会恨自己一辈子。”
斯科特有些噎住了。他出身孤儿院,脾气不好,没有人喜欢,也没有朋友,他没有也不喜欢,不爱别人。他没感受过爱,他只在意自己,他很自私。斯科特现在才知道。
基尔伯特滔滔不绝地说着,斯科特在一旁安静地听。
各有心事,各有所虑,最后还是沉默了。
斯科特一咬牙,直直把脑袋往基尔伯特额头上撞:“心意相通……心灵疏导者你还有我呢。”
手也不扶,又用力过猛,弹了一下,两人的嘴唇就贴在了一起。斯科特和基尔伯特都有些懵。刚刚想进门的王耀更是反手捂住了身旁女孩子的眼睛。
听见声响,两人才互相推了一把,对着另一侧呸呸呸的。王耀笑嘻嘻地放下手:“呦,我们是不是打扰到你们啦?你们继续,继续。我们现在就走。”
呸完了的基尔伯特死死地瞪他:“这是意外!意外!”
“哦?还炸毛了啊。”王耀挑眉,凑到基尔伯特身边:“不错啊,这么快就泡上了小新人?我们的首席心灵疏导者,听见少女心碎的声音了吗?”
“去你的老不正经。本大爷只是和斯科特谈人生。”
“这就亲上啦?我们不来的话,你们这人生要谈到床上去?”王耀翻了个白眼,一旁听着的女孩立马乐了。
“都说了是意外!意外!不小心的,不小心的。”基尔伯特气得直跺脚。“我们来这有事,你听不听?”
“听听听,当然听我的基尔伯特大爷。让我猜一下,你想向这个小新人提亲没有聘礼要找我借钱?”
“滚犊子!是正经事!”基尔伯特狠狠地抓了几下头发。
“哎哎,基尔伯特你C国话什么时候说得这么好了啊?连滚犊子都会了,谁教你的?难道借钱不是正经事?”
“……自学的,毕竟本大爷聪明得和小鸟一样……你到底听不听本大爷说话啊?”基尔伯特正想陷入自我陶醉,才发现好像又入了王耀老狐狸的圈套。
“爱卿,说吧,朕听着。”王耀假装很殷勤的样子,然后伸脚蹬了基尔伯特一脚,嘴里碎碎念着:“刁民刁民……大胆刁民……”这下刚刚有些尴尬的斯科特也笑了,但被基尔伯特狠狠地瞪了一下,僵着也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这家伙。”基尔伯特扯着斯科特到身旁,然后像王耀推过去。“斯科特,刚刚注册的201741120,他,去了上百个世界才来到这里。”
王耀严肃了起来,女孩也不笑了,只有斯科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

“……就是这样。”王耀谁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斯科特只是把茶杯握在手中,他喝不惯C国的龙井,隐隐记得数据之外他和谁喝过醇厚的伯爵红茶。不过比起这个他更在意刚刚王耀说的事。
源代码如果进入了多个世界,就不可能逃脱,更不要说像斯科特这种上百次的了。源代码的精神力有他们的意志决定,并且在进入数据世界后就会定型。能逃脱的就一定能逃脱,不能逃脱的就永远不能,只能被情报局利用着做事,成千上万次,然后老化或者崩溃被删除清零。而能逃脱的,进入一两个世界就可以逃脱。
如果不说斯科特进入了上百个世界,单是他所描述的成为源代码之前的回忆就已经很匪夷所思了……
“耀……”一直没开口的女孩,娜塔莎,终于说话了。娜塔莎原来是战地医院的护士,医院被敌方轰炸机投下了弹药,她就死了。成为源代码后,除了刚刚到来时满世界找哥哥以外,就一直跟着她的心灵疏导者王耀,像是王耀的秘书,又不是。基尔伯特说王耀和他感叹过像养了个闺女。
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些感情不说也罢。
“你还记得那个来找哥哥的孩子吗?”
“你是说……费里西安诺?”王耀在脑子里搜索了好阵子才拉出这个名字。眼睛一亮:“对啊,把这孩子给忘了!”
费里西安诺来这里时并没有死,是他让情报局的人把他变成这样的。他的双胞胎哥哥罗维诺被做成了源代码,这小伙子靠着和哥哥还在跳动的心脏的心电感应找了过来。当然,他很快就被情报局的人抓住了。费里西安诺央求情报局把他变得和罗维诺一样,因为哥哥不在他完全不能照顾自己。情报局也很为难,放人吧,不行,这小子看到他们情报局的密码,不放吧,他们又恨不得弄死这个人,即使他们对死人下得下手。
这时情报局一位大能提出来“数据人”的计划,就是把普通人改造成能存储数据,自由进出数据世界的“程序” 当然他们表面看上去还是人。情报局要求费里西安诺成为源代码 成为他们的眼,监视那些逃脱了的源代码。虽然源代码对数据世界外的事没什么非分之想,但是他们怕源代码会对他们的网络攻占,但终究是隐晦。情报局希望能借此机会铲除。
费里西安诺答应了,成为了源代码。不过这里面毕竟是第一个数据人,技术不够成熟,费里西安诺进入成了源代码没多久就与外界断开了联系。而费里西安诺一见到罗维诺更是高兴得把情报局的叮嘱丢到十万八千里了,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这么重要的事自然要向上级汇报,于是费里西安诺也算是源代码里红了一把。
但因为费里西安诺的一些原因,这件事也不了了之。只是偶尔还能听说这个小伙子在哪个地方又用I国特色美食作画之类的,总是费里西安诺可以算得上是个奇葩,除了吃喝玩乐还有美女什么事也不清楚。
现在娜塔莎这么一说,王耀才想起来。
“你意思是说,斯科特可能是新的数据人。”基尔伯特皱皱眉头,先不说别的,斯科特不知道能不能接受这种事……想着还偷瞄了斯科特一眼。
“或许是?毕竟情报局就算再丧心病狂也不会没事找事抓个普通人来当源代码吧?”
“容我问几个问题。我为什么不知道自己是数据人?如果是的话,现在情报局怎么监视我们?”斯科特这次意外的很冷静。
王耀托腮思考了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数据人再出现,也许是我们没发现,也可能是情报局没有成功,我们除了从新的源代码口中了解,我们也不知道数据之外的世界科技发展成什么样,变成什么了。毕竟源代码不一定是情报局的人。但是很有可能情报局已经能很自然的制造数据人,并且能让他们不发觉自己是数据人。监视的话,按之前费里西安诺那样,你所见的都会被收到电脑里,录入数据库,再让黑客分析数据吧。”
斯科特思索了片刻,放下茶杯:“既然这样,就先把我关起来吧。”
“如果我和你们待在一起,这个世界的核心机密就会暴露得更多吧?情报局就很容易把你们一网打尽。”
“你这样没问题吧?”基尔伯特知道斯科特心里的坎可能还过不去,有些担心。
“不会,我也想弄清楚。我,是什么,存在这个世上的意义,还有情报局的那些……混蛋。”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王耀拢了拢衣袖。“好了斯科特就拜托你了。”
“喂??”
“你可是他的心灵疏导者啊。”王耀冲基尔伯特挤了挤眼,凑到他耳边说:“我再给你制造机会啊。”不等基尔伯特说话,又马上闪到一边,托着茶杯又喝了一口。
“噢对了,基尔伯特你先别炸。斯科特你还记得收留你的孤儿院叫什么名字吗?或者在你去各个世界时,做你指导者的人是谁吗?我需要查一下,可能会有什么线索。”
“那个孤儿院……没有名字……”
王耀叹口气:“果然很可疑。指导者呢?”
“指导者……是……”            
“啪”,王耀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变成了很多碎片,开了一朵白色蓝色相间的花。
——————————
楠木er 生日快乐! @楠木_想被姌朷宠上天
因为今天就要长弧了只能提前发出来 抱歉不能陪你过了
不过等我哦!一百天后我就会回来的x
记得想我x

评论 ( 12 )
热度 ( 28 )

© phoebe-zhenn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