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文豪野犬/芥敦】黑猫

墩发现宿舍的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黑猫,毛长长的,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俄罗斯的森林猫。细心一些就可以发现这只黑猫并不是全黑的,两只前爪是白的,可能因为总是踩在地上,又没地方清洗,变得糊糊的灰色,它的皮毛上也粘着些干了的泥土,一捋一捋的,就像墩三天不洗的头发,可能很久没人打理了。

墩知道黑猫很有灵性,小时候在孤儿院的时候,看门的老人就会摸着花白的胡子给他们讲讲故事,黑猫的自然也不少。虽然这只猫不是全黑的,但是当墩盯着它的眼睛看的时候,他好像看到了...一丝嫌弃?墩有点无奈,或许是因为[月下虎]的原因?都是猫科动物但不可兼容?

四目对视了很久,最后墩败下阵了,站起来理了理衣服转身要走,结果还没抬脚,左脚的裤管就被什么扯住了。回头一看,是那只猫。它好像有点急,冲着墩喵喵喵的,墩也很无奈,他虽然同是猫科动物但是真的听不懂猫语啊!虽是这样,墩还是又蹲了下来,揉了揉黑猫的脑袋。黑猫原来看着他伸来的手炸毛着好像要躲开,结果墩的手指一触到它的耳朵,它就软了下来,发出舒服的呼噜声,甚至还蹭了蹭墩的手。墩就顺着它的毛,从脑袋摸到脖子,再从脖子到肚子,最后一把把黑猫抱了起来。

舒舒服服的突然腾空,黑猫才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凶狠的喵喵喵着好像在威胁墩把他放下来,脏脏的爪子不停的扒拉着墩肩头的裤带,不过好歹没把爪子放出来,不然墩的这件衣服又要报销了。

墩想要收养这只黑猫,因为他觉得这只猫有点像一个人,一样的灰色眼睛,一样嫌弃的眼神....不过港口黑手党说那个人最近一个任务做了一半就失踪了,有小半个星期了。他们明明是死对头,但墩还是忍不住要去想他。

总算是把黑猫洗干净了,它极度抵制从花洒里落下的水流,洗得时候不停的甩毛,水溅了墩一身,乍一看倒像墩和黑猫一起洗澡似的。

吹风机插上插头,开了开关,墩坏心眼的调了最大档,呼呼的大风吹着,黑猫被吹得眯着眼,躲也躲不过,不躲也不行,最后死了心的在原地趴下缩成一个球。

黑色的毛球,有点像那个人的罗门生,不带刺的那种。

洗干净,然后剪掉多余的毛,黑猫一下子变得漂亮了。虽然眼神还是告诉墩它很嫌弃,但还是趴回了墩的肩上,喵呜着打哈欠。墩伸手摸它的毛,现在已经变得光滑柔顺了,手感很好。

墩摸着下巴想了想,应该给猫起个名字。小黑?黑猫一爪子打他脸上。猫猫?两爪子。要不和我一块儿叫阿虎吧。这下子黑猫也懒得理他了,不用转头都能感受到灰色猫眼的鄙视。

那么...你叫罗门生吧。墩拍拍手。意外的黑猫没出声。罗门生?黑猫呜了一声算是同意了。如果墩这时候看肩头就可以看见黑猫那极具人性化的猫眼有一丝丝的复杂,不过他没有。

墩和罗门生很快就适应了彼此,罗门生喜欢大清早从窗户溜出去,不到傍晚不回家,也不知道去哪儿遛弯了。以至于每次墩回家都能看见罗门生颤悠悠的从窗户上跳下来,完美点地,很优雅,墩给罗门生十分。

罗门生总是毫不客气的霸占着墩的床头,墩每次一翻身就撞上了猫毛,惹来罗门生一阵不满的叫声和对他的拳打脚踢,当然这对墩无效。虽然罗门生窝在枕头旁睡,但是墩醒来之后,总能在怀里发现一个黑团子,甚是心惊,一个翻身压坏了就不好了。虽然与谢野医生的[请君勿死]对动物也是有效的,但是他实在不忍心让罗门生留下什么不好的回忆,或许是因为他想不出被大卸八块的罗门生的样子。这么想着,墩打了个寒战。

还是没有那个人的消息。

罗门生回家有些晚了,还带着被血黏在一起的脏兮兮的毛发。看样子遇到了个大家伙,不过打过了。墩边帮罗门生洗澡边想着。不知道是为谁家的猫小姐?放开罗门生,把水放走。哦,春天!....

墩乱想了一通,并没发现今天罗门生很安静,不叫不闹,灰色的竖瞳让人以一种危机感。

第二天,罗门生出去了,没有回来。

第三天,罗门生还是没有回来。

第四天,....

墩遗憾的想着,或许罗门生真正的主人来接它了。即使这样,墩还是习惯性的给窗户留条缝,好让罗门生开窗。不过他挺想念罗门生的,像想念那个人一样。而那个人也在这几天里,悄悄地回来了。

太宰先生又旷班自杀去了,只剩墩一个人整理事务清单。小小的加了个班才回宿舍,一开门就看见那个人推开窗户,身手敏捷的像黑猫一样跳了进来。有些尴尬,接着更没想到那个人突然单膝跪地,拉着他一只手,放在自己头上。

“芥川?”墩试探性的发问。

“人虎...”芥川吸了一口气,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我要顺毛。”

墩微微一愣,突然明白了什么,有些脸红的重复着几天前对黑猫做的事。芥川闭着眼睛,像黑猫一样,哦,不一样,他抱住了墩

评论(2)
热度(10)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姌(rǎn)朷(mù),可以直接喊阿染。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夫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是我的心河。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