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ebe-zhennan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它的过去
初次见面
这里姌(ran)朷(mu) 传说中的字体杀手(?) 可以直接喊阿染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
雪兔一生推 天雷红色
伞修伞一生推 天雷韩叶

迟到的新娘
布拉金斯基在等,司仪在等,台下的宾客也在等。那个迟到的新娘。
教堂上的那口大钟当当当的响了七下,过了一会而又响了一下。伊万对面那条红地毯上还是空空的。
时间到了。伊万这么想着。
领结扎太紧了。他又想。

伊万要娶基尔伯特了。这样的消息在“国”与“国”之间传递着。有人祝福,有人怀疑,有人不屑。
当各个国都准备好了前往。婚礼推迟了,原因不明。
有人嗤之以鼻:“看吧,我都说了是假的。”
也有人说:“只是推迟而已,有没有取消。”
不过也对,对于国家来说,“不以结婚为目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会更合适。嘴上说着爱,然后在背后捅一刀也不少。海誓山盟又有几句是真的呢?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倒是所有的婚礼人员都保持着沉默。他们比那些碎嘴的家伙更明白两人,不论怎么推迟,这都会是真的。
选好的教堂终于开始迎接来宾。
大门口只站了伊万一人。来者都一愣,问着新娘的去向。伊万只是摇摇头说基尔有事。
有的人露出玩味的笑容,有的人走进了教堂又担忧地转头看看伊万欲言又止。
等长椅上坐满了人,伊万才走进教堂,站在一旁。如果不是他阴阳不定的眼神,旁者早把他当作雕像了。
各个国开始叽叽喳喳地聊起天来,与其说是一群小鸟倒不如说是下课了的小学生。只有台上闭目养神的司仪和台下围绕着阴沉沉气氛的伊万沉默着。
七点半。
教堂里再无半点声响。司仪伊斯特万睁开眼看了看,意料之中,基尔伯特还是没来。
但是伊斯特万还是站了起来。伊万的脸色很糟糕,他的心情可能也一样。虽然他并不意外。
基尔和他说过理由了,他能理解。
教堂里的寂静持续了一会,外面树林里传来杜鹃的啼叫,潮湿泥土的味道飘了进来,和着异样的宁静,一些细小的东西在发酵着。
细碎的声音开始弥漫,流言蜚语又浮了起来。伊斯特万挑挑眉,目光在台下的人群里扫了扫,拢下宽大的袍子。
有人开始抱怨,小声地,或许伊万和基尔伯特并不在意这场婚礼。好像小石片打在潭水上,泛了一波又一波。嘈杂声变大了,不祝福绕着教堂转了无数圈。终于有人按捺不住,轻轻站起,悄声离开了。
伊万还是没有说话。
他知道一再的推迟很容易助长不好的苗头。他们是在过家家,他们在耍猴。但是这真的只是一场普通的婚礼。只不过再普通,他,伊万,还有基尔依旧是一个国家,一个曾经的国家。
伊万冷眼看着那几个离开的人,微微眯起眼,拳头紧紧握着。他和以前不一样了,他现在不再是那个强大的苏联,而是经济上还有些勉强的俄罗斯。他不能为所欲为,他知道。
有些人骂骂咧咧的走了,也有个人终于被等到了。
基尔伯特来了,布拉金斯基的新娘来了。
他们一块儿走到台上时,伊万握紧了基尔伯特的手,基尔伯特也回握了。
伊万念着誓词,最后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不管你迟到也好,没迟到也好,得到的是祝福还是诅咒,你都会是我的新娘。”
是,他们从来没说过这是假典韦。
即使新娘迟到了,即使他们代表了一个国家,即使他们之间好像只有利益的纽带。
他们认定的,就永远不会变。

————————————————
不是纠结于这件事而是不是很高兴一些人做的一些事 晚上回来再说清楚
顺便情人节快乐亲爱的  @楠木_想被姌朷宠上天 巧克力很好吃 超感动
别问我配图 APP的原因

评论
热度 ( 22 )

© phoebe-zhenn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