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ebe-zhennan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它的过去
初次见面
这里姌(ran)朷(mu) 传说中的字体杀手(?) 可以直接喊阿染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
雪兔一生推 天雷红色
伞修伞一生推 天雷韩叶

【APH/雪兔】婚前焦虑症

#给一个有婚前焦虑症的傻瓜  @楠木_想被姌朷宠上天 

伊万和基尔伯特要结婚了,不过目前来看知道人还很少。

基尔伯特掰着手指头数着亲友,才发现他好像没通知几个并且把亚瑟给漏了。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基尔伯特为数不多的朋友,是一定得请的。

“那...蠢熊...本大爷去给亚瑟打电话了?”基尔伯特从房间探出头,看了看坐在客厅正中央的伊万。

伊万没抬头,只是抖了抖手中的报纸“去吧。”基尔伯特银色的脑袋又缩了回去。

伊万不是很排斥亚瑟,不管怎么说都是基尔伯特的朋友,唯一让人不快的大概是亚瑟的丈夫阿尔弗雷德了。俄罗斯人和美国人大概天生相克的,伊万和阿尔弗雷德没见几次面,但次次打架。

[美国人!]伊万摸了摸鼻子,又开始埋头看报[嗯...俄罗斯的GDP有所望..]

“那个...万尼亚...”基尔伯特不一会就从房间里出来了,蹭步到伊万面前,吞吞吐吐的喊他。

“怎么了?”伊万也不看报纸了,抬头看着基尔伯特。红色的眼睛,最能蛊惑人心。

基尔伯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伊万也不急,干脆往基尔伯特腰上一揽,让基尔伯特坐他腿上,拉着他一只手拂了拂,脑袋搭在基尔伯特肩上,眼皮顺势就要闭上。

“喂喂喂,万尼亚你别睡着啊。”基尔伯特急了,甩了甩被伊万抓住的手。

伊万则是睁开眼睛,看起来非常无奈地回答道:“基尔如果不说话的话,我就接着睡了啊。”说着还有意的用脑袋蹭了蹭基尔伯特的脸庞。

基尔伯特怕痒的不行,伸手推了推伊万的脑袋:“...本大爷...就是...有点...不好意思....”最后那四个字几乎听不见,不过伊万还是听清了。

伊万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哈的笑了出来。基尔伯特脸瞬间红了,掐着伊万的脸小声吼道:“蠢熊...蠢熊...不许笑...停下来...”

“好好好我不笑,我不笑,别掐了,你每次下手都这么重。”伊万拍拍基尔伯特的手,顿了顿,又说:“我只是觉得你这样挺可爱的。”基尔伯特漠然的看了看他,加重了手的力度。

“嗷——基尔别掐了,超痛诶!”“本大爷明明不是可爱是帅气!”“好好好,帅气帅气,你说什么是什么。”

基尔伯特这才满意的松开手,伊万揉了揉自己的脸,委屈的:“亲爱的我觉得我的脸被你扯大了一圈...”基尔伯特没说话,就在伊万脸上亲了一口。伊万瞬间乐了,手圈上了基尔伯特的腰。

“万尼亚..本大爷真的不好意思啊..”基尔伯特也没推开,任了靠在伊万身上。

“为什么不好意思呢?”“不知道...就是有点..有点不好意思。”“诶,不好意思做我的新娘吗?”伊万假装失望的问。

“不...不是啦,蠢熊...就是不好意思...”基尔伯特有点急了,一时间组织不起语言,然后小声嘀咕着“本大爷..怎么会嫌弃呢...”然后基尔伯特自个儿捂住了嘴,发现伊万没听见,有赶紧补了一句:“本大爷觉得自己得了婚前焦虑症。”

“噗....”伊万硬生生的憋住了笑,咳了几声才开口“婚前焦虑症?”

“对啊..本大爷有点紧张..”基尔伯特干巴巴的说。“呐..紧张啊..”意外的伊万这次没笑。

“你那样说的话,其实我也有一些呢。”伊万停了停“其实我给姐姐她们发邀请的时候也很紧张啊,倒不是怕她们不接受,而是自己对婚礼策划并不是很了解,我紧张的只是怕会搞砸而不是别人怎么看。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的婚礼,新娘是你,新郎是我,怎么会不紧张呢。”亲了亲基尔伯特的右手,上面带着那个戒指。

“我焦虑啊..婚礼啊...甚至梦到你被不明生物掳走啊...”伊万说着自己都觉得好笑,小声的哼了一下,接着说了下去:“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耶和华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带走。你本来就属于我的,婚礼只是形式,向上天宣布你的归属权而已。但是形式归形式,也是你和我之间的..非常重要的事。...我能理解啊,我也有‘婚前焦虑症’啊...不过没关系,我们一起的话,会好的。你不用担心,也不用不好意思。你就是我的新娘,天塌下来,也无所谓...”伊万拈了一撮基尔伯特的银发,用食指和大拇指夹住轻轻揉着。

他和基尔伯特的相遇并不怎么特别,但是一开始病态的爱恋他自己是最清楚的。占有占有占有。

[他是我的。]

那种碾碎了不行,置之不理也不行。他甚至觉得自己疯了,稍微坐得靠窗一些,脑子里就会有从哪儿跳下去的冲动,更疯狂的说什么跳下去就可以得到..的想法。那段日子真是糟透了啊。不过没持续多久,他真的如愿以偿。他以为得到之后,他会更加疯狂,不过令他惊讶的是,他所有的思维都沉浸下来了。基尔伯特像一剂良药。

真好。

“所以说啊,亲爱的你还担心什么啊。”伊万抚摸着基尔伯特的脸,基尔伯特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眨了一下,凑了上来,和伊万交换了一个吻。

等到基尔伯特站起来,伊万才微笑着说:“不紧张了?那好..嗯..亲爱的我得告诉你,现在的大危机是,我们可能缺少一个司仪。”

——————————————————

嘛 各位我们大概下周结婚哦 有没有愿意来围观的xx悄咪咪把群号放上来336761520 愿意的话可以带lof艾迪戳

有一个傻瓜昨天跟我说他很紧张 其实我想说我也很紧张 但是我昨天有事又弧掉了 根本没好好说啊。

嗯。应该就这样。











啊啊 缺司仪是真的 有人愿意试试吗


评论 ( 10 )
热度 ( 42 )

© phoebe-zhenn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