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日安诸位,我是斯捷潘。

前阵子老有人想来挖我家年后————就是伊利亚的棺材。特别的吵,这几天终于消停了。

昨天我趁着天气好出来诈尸,然后去找了基尔君。

————不要问我莫斯科和加里宁格勒隔那么远我是怎么过去的。

总之,我就是去找了基尔君。

然后烧了他的棺材————那是失手,真的是失手。

现在化成灰的基尔君和他的棺材趴在我的棺材盖上不停的念叨着:“斯捷潘你给本大爷记着,五十五天后本大爷要让你死无全尸。”

哎呀哎呀,斯捷帕真的是不小心的嘛。

我盯着棺材板开始思考人生。

————————————————

梗来自我和昨天扩的互掀棺材基尔。


大概是新年给aph的第一个礼物。

评论
热度(27)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许子琛,言午许从玉琛,新的一切新的开始,心空空不带色彩,是个暴躁老哥。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佣园,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