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ebe-zhennan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它的过去
初次见面
这里姌(ran)朷(mu) 传说中的字体杀手(?) 可以直接喊阿染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
雪兔一生推 天雷红色
伞修伞一生推 天雷韩叶

【黑白来看守所/1115】色盲

Jyugo有病。

是色盲症。

只能看见黑和白的色盲症。

天生的。

“苹果是什么颜色的啊?”“红色的——”“天空呢?”“蓝色的——”

幼稚园的老师总是这么问,所以的孩子都异口同声的回答,除了Jyugo。

他从来不知道苹果是什么颜色,天空是什么颜色,更不知道他自己是什么颜色。他的世界只有两种颜色,黑,白,再多的就是深一点的白,浅一点的黑。

“苹果是黑的,天空是黑色再浅一些。”“你胡说什么啊?”“小怪物。”

怪物。

怪物。

怪物。

Jyugo学会了闭嘴,学会了沉默,所有孩子绕着圈玩着抢椅子游戏,只有他坐在角落,坐在黑白灰世界最黑暗的一角。他不是怪物,他不想被当做怪物,他真的不是怪物。

在这样无色无声的世界,Jyugo也像其他孩子一样长大了。在很多时候,周围的人甚至认为他是个哑巴。

黑白的世界已经不怎么变化了,里面只有一颗灰调子的心。

这时候Uno像一道光照进了这个世界。

Jyugo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认识Uno的。好像是迷路了,兜兜转转反而越走越远,走过一个转角,他看见了Uno。或许是看到了他很多次,Uno很热情的走上前问他:“嘿,你怎么了吗?”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点点头算是回答。“哦哦这样啊,你家是住哪啊?”Jyugo并不是要回家,但是却鬼使神差的报了家里的地址。“你和我在同一个小区诶,以前没见过你呢。”笑话,Jyugo从来不在上下班高峰期出门,而且也不是走小区大门,自然没人认识,搬到那儿很久了,邻里也不认识几个。“走吧走吧,我带你回去。”这个人揽住他的肩膀:“忘记说了,我是Uno。”

“Jyugo。”

“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吗?”“我的..眼睛?”“对啊,一红一绿,异色瞳很少见的。”“是..是吗?”Jyugo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右眼。“对啊。”

异色瞳的代价是黑白的世界吗?他在暗地里笑了笑。

Uno开始使Jyugo的世界有了色彩,不止是他的眼睛,他还知道了他的头发是黑红色的,Uno的眼睛是蓝色的,头发是黄粉色的...Uno变得重要了。

Jyugo有点害怕,怕Uno也认为自己是怪物。

[我只是..只是色盲而已..]

12月31日,过了就是新的一年。Uno告诉Jyugo,新年是红色的。

Jyugo犹豫了很久,揉着手很别扭的告诉Uno他其实只能看见黑与白。说完他就把眼睛闭上了,谁说他是怪物都没关系,他不在乎,但是Uno就不一样了,是的,Uno不一样。

Jyugo的心情牵扯着全身,他有点发抖,但他不冷。

Uno看了他一会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一把把他抱住:“我怎么会因为Jyugo是色盲就嫌弃你呢?Jyugo就是Jyugo,只看得见黑和白的是Jyugo,蠢到会迷路的也是Jyugo啊。”

Jyugo没说话,他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局面,他从来都是被冷落的那个,不是吗?

等到Uno亲吻Jyugo的额头时,新一年的钟声响起,外面的烟花噼里啪啦的放出一团。

——————————

新年快乐噢 黑白来的各位 顺便找找组织



评论 ( 8 )
热度 ( 86 )

© phoebe-zhenn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