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ebe-zhennan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它的过去
初次见面
这里姌(ran)朷(mu) 传说中的字体杀手(?) 可以直接喊阿染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
雪兔一生推 天雷红色
伞修伞一生推 天雷韩叶

【APH/雪兔/露诞】寂寞之声

露诞贺以及圣诞快乐!

虽然是露诞但是是普视角且露戏份不多

——————————


[1]

抑郁的种子在心里播撒成林,心的精灵则种上了向阳的葵花。

[2]

基尔伯特是一只精灵,一只很特殊的精灵,他没有颜色,除了红色的眼睛。

长老的古书上并没有记载过无色精灵的能力。基尔伯特也不知道如何使用他的能力,他不能像红色的火精灵一样变幻火焰,也不能像蓝色的水精灵一样凝聚水滴,更不能像莹绿色的风精灵一样随风而舞。

基尔伯特不愿作精灵族的异类,或者混饭吃的软蛋,成年后就离开了精灵森林,而精灵森林之外便是人类的世界。

刚刚进入人类世界,基尔伯特就喜欢上了这里。天正下雪,但大街上很热闹,人群涌动,一旁的店铺上都挂了些系着红白绸带的金色铃铛,广场上是一棵高大的树,披着雪,缀满了红色,白色,黄色的绸带,挂上来拐杖形的糖果,树的顶端是一颗大的棱角分明的黄色星星。一些人类的孩子围着树追着跑着跳着,不是发出惊喜的尖叫。不远处坐着一对对情侣,卿卿我我的。

这天正是圣诞节。

基尔伯特拍打着翅膀绕着人群飞,人类看不见他的。他寻找着什么,基尔伯特一进入广场就感觉有一种感觉,像是在召唤,又像是请求,至少基尔伯特能确定,“它”需要他。

风从人们头顶掠过,无人在意。基尔伯特飞到了广场的左侧边,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很快他找到了,是一个孩子。奶白色的头发,脸软软的让人想上前掐一把,红色的围巾在脖子上围了一圈又一圈,遮住了嘴巴,眼睛是水晶般的紫色,好像有星星在里面闪烁。这个孩子头低低的不知道想什么,任由父母拉着自己走然后被人潮冲击着。

基尔伯特飞到男孩的头上,谁知那个男孩抬头看了他一眼。和那双紫色眼睛对上后,基尔伯特一心惊,眨了下眼睛,却发现自己好像不是在人群之上了。周围是一片白色,前方,白色,后方,白色,抬头,白色,甚至连基尔伯特挪动一下脚,脚底下也还是白的。这里不像房间,以为它没有棱角,但知觉却告诉基尔伯特这以后便是他的家了。

————等等,家?

基尔伯特尝试着感应四周,结果发现他能感应的这个白色区域之外的世界,但无法感应这一片白色的区域,换句话说,这片区域就像一堵墙,而他的感知就像WiFi,可以穿墙,但是在墙里是没法用的。外面的世界,就是人类的世界,但是基尔伯特没法扩大他的视野————他的视野不是他的!

他感知到有人拉着他的“视野代步具”,这.....是那个孩子!基尔伯特恍然大悟,他现在被寄存在这个孩子身上,他的视野就是就是这个孩子的视野。但是...

但是他要怎么出去呢?他又为什么会进入这里呢?基尔伯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是说,这就是他的能力?

突然基尔伯特察觉到白色区域的一丝变化,还没来得及看看怎么了,就听见一个声音[爸爸妈妈又要吵架了...]

基尔伯特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这是那个孩子说的,可是他的感知里孩子并没有说话,不过他的父母是真的吵了起来。

本大爷..是进入到了这个孩子的内心吗...

周身的白色区域气压似乎变低了,基尔伯特心里一惊,下意识伸出手像是要拨开不知多远的白色。

然而基尔伯特觉得诡异极了。从他的指尖上冒出了一个小小的光点,慢悠悠的飘了起来,不禁让基尔伯特想到了萤火虫。它一点也不急,飞向那些缥缈而遥远的白色。令基尔伯特惊讶的是,那些变得有些灰暗的白色竟然像沸腾的海水一样开始翻滚,咆哮,还有...害怕?而那个光点倒不怕,像个大爷似的,自顾自的,在基尔伯特的注视下,钻进了波涛中心。

四周慢慢的静了下来,基尔伯特才发觉,刚刚那个孩子的声音其实一直在这儿回荡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虽然不大声,但是一直绕着基尔伯特打转。

来自恶魔的蛊惑。

[好像..好像没那么难受了...]又是那个孩子。

基尔伯特抬头看了看,在以前,或者说,还在精灵森林中,这时候应该看到星星,最亮最早的,是启明星...现在头顶的白色与启明星有几分相似,但十分刺眼。

也难怪,没有谁会愿意离开一个熟悉的地方就被关进了小黑屋,不,小白屋。

基尔伯特出不去,他不喜欢这样,虽然他好像能够使用能力了。他向往自由,他不能被禁锢。

命运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这种感觉可不妙。闭上眼睛,基尔伯特意外的发现自己似乎有些累。或许是他使用了[能力]的代价。

这发生的一切,基尔伯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一定与他所“寄居”的这个男孩有关。

————可能是...是...是...

基尔伯特没再想,他睡着了。

[3]

当基尔伯特睡醒,坐了起来,才发现叫他起来的不是生物钟而是那个孩子的声音。

[家里又没人了。]

那个孩子坐在床上,基尔伯特尝试向外面看去,并不是很华丽的房间,配的家具也是十分廉价而又老旧的,整个房间没有一点儿孩子味,古板...

似乎这个孩子的家里不是很富裕啊。

孩子自己穿好衣服,洗得发白。他爬上一个凳子,对着灰扑扑的镜子洗脸刷牙。昨晚红润的脸色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苍白的忧虑的样子,紫色的眼睛也没有了光彩,死气沉沉的。

拉开餐厅的椅子,桌子上放了几个黑面包,孩子随手拿了一个塞进嘴里,皱了皱眉头。

[真的好硬啊..]

慢慢的嚼着黑面包,孩子拿着门口的一个小布包,推开门出去了。他一路不紧不慢的,一点也不着急,还不时踢开一块石子。但是见到人,就立马收住了脸,还有些畏畏缩缩的,低着头拽紧洗得发白的大衣往前走。

这个孩子是去学校,校园里除了读书声就没什么声音了。很明显孩子来晚了。看门的老伯看了孩子一眼,习以为常的开了门挥挥手让他进去了。基尔伯特奇怪极了,先不说孩子不紧不慢的,但是老伯的反应也没有特别激烈。还是说这个孩子经常迟到?

这个孩子理了理大衣,咬着嘴唇,慢吞吞的蹭到教室门口,正在上课的老师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示意他进来后就又接着上课,似乎着不是什么惊奇的事。

————怎么回事?

他阴着脸坐到了教室最角落的位置,周围的同学看了他一眼,嘻嘻的耳语着,大概是些嘲笑他的话,却没有一个人问他为什么这么晚来。黄色的书桌上被人用红色的蜡笔写了些什么。

идиот...тупой...

孩子看也不看的放下布包,也不看黑板,也不听课,就低着头不停的盯着桌子看。桌上有些大大小小的洞,基尔伯特有点怀疑是不是他看穿的。下课铃响了,老师离开教室,孩子们都离开座位叽叽喳喳的聊起天来。只有他还是低着头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另一个角落有个金发的小子和旁边的人说了些什么,径直朝着这个孩子走了过来。

“嘿,布拉金斯基今天又迟到了啊?”十足的嘲讽。

基尔伯特这次知道这个孩子姓布拉金斯基,不过他不在意,他只有些担心这个孩子。

他没有说一句话。

这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反应,这个时候没有谁会不愤怒,但是这个孩子没有,一点也没有,心里也没想什么,他还是盯着桌子看。

“喂,伊万布拉金斯基,hero和你说话呢”金发的小子趾高气扬的说着。

好了,这下基尔伯特知道这个孩子的全名了,但他更担心了。伊万没有理金发的小子,好像没看见没听见似的。

————或许桌上的洞更重要?

基尔伯特自我安慰着。

金发小子怪叫着:“小哑巴!小哑巴!”周围的孩子也跟着起哄:“不说话,不说话。”这时上课铃响了,不过吵闹声倒是盖过了铃声,直到老师走到教室里来,孩子们才一哄而散。老师看了一眼伊万,叹了口气,像是在感叹,又摇了摇头。

[伊万...唉...从前多聪明的孩子,现在变成这样...真是...可惜了...]

基尔伯特意外的听见了老师心里的话,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过他有反应了过来。

————我还可以听到别人心里的话?

基尔伯特试了试,才发现并不是每个人他都可以窥看别人的心,只有少部分的。回了神,觉得有些困。

————是因为使用了[能力]吗?如果在精灵森林补充能量或许会更方便吧,现在只能再睡一觉了啊...真糟糕...

[4]

很快,基尔伯特发现了,伊万不说话,不是不会说,而是不愿意说。从布拉金斯基夫妇的心里窥看过来的,这好像是自闭症?

基尔伯特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他现在甚至连他为什么出不去都搞不清楚。他是他很担心伊万,自然而然的就是担心。可能是因为他住在伊万心里,他了解这个孩子。

————伊万会把自己憋坏的...

一个气球,充足了气,如果再充就会爆炸吧。

[5]

[爸爸和妈妈怎么离婚了啊...]

[又要剩下我一个吗?]

[心好痛啊..]

[好难受..]

布拉金斯基夫妇早就看不惯对方了,或许是从伊万自闭开始,男人嫌女人和孩子麻烦,便早出晚归,女人一人在家里心慌,扔下伊万就出门去了。所谓的婚姻不过是为了给自闭的伊万展示的美丽的糖纸而已,现在糖吃完了,才发现里面其实裹着的是玻璃渣。

基尔伯特无法安稳的睡着了,他像是被巨石压住一样难受。他睁开眼,白色变成了黑色,他慌了。

伊万的心是白色的,因为他没有很多的情绪,只有在心情抑郁的时候会变成灰色,从来没有变成黑色的过。基尔伯特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抑郁,但是这样的黑色并不好看,他施加的压力也扯得基尔伯特心口疼。黑色形成了一些细小的灰尘稀稀疏疏的绕着基尔伯特转着

,像个小型的飓风。伊万的心情第一次有了实体,但不是基尔伯特期望的。

其实基尔伯特很早就猜到了,他是心的精灵,所以才没有颜色,他的[能力]就是救治[心]。

伊万是他的第一个守护对象,很糟糕的是他是个自闭的孩子,平时看起来没什么,但是真的爆发的话基尔伯特不觉得他的[能力]足以安抚住伊万的[心]。

基尔伯特不喜欢被关着,但是他喜欢这个孩子,他愿意留在这里直到伊万重新振作起来,因为他是心的精灵,他是最了解伊万的人,他最心疼伊万,也最想拯救伊万。

黑色的风暴越来越猛烈,基尔伯特被压在中心不得动弹,他的[能力]真的无用了。

现在他的力量微乎其微,像是小石头打在大海里,他只能用[能力]疏散黑色的风暴碎屑,降低自身受到的伤害。风暴似乎又变大了,基尔伯特抵抗也变得更吃力,他有些力不从心了。

伊万或许不知道内心泛起的惊涛骇浪,可能要错杀一只无辜的精灵。

基尔伯特要被碾碎了,他已经没有力量了。他没想过死亡,因为他是精灵,漫长的岁月对于精灵可能只是眨眼间的事情,他们有无数的眨眼机会。现在他开始惧怕死了,他的心愿..还没完成呢...

基尔伯特感觉自己的肋骨似乎断了三根,一股腥甜涌上喉头,跃出。精灵的每一滴血都是本源,所以基尔伯特的血便化作能量被搅散入黑色。

————伊万...你快冷静下来啊...

“你...还有我啊...”基尔伯特用尽全身的力气,轻轻的吐出这句话便昏了过去。

而风暴一震,开始减弱,直到消失,重新变白。

[6]

等到基尔伯特重新醒来,发现除了身上被压断了的肋骨,别的地方倒是没什么。伊万好像知道了他的存着。

[你是住在我心里的小人吗?]

[谢谢你啊...]

更令基尔伯特高兴的事,伊万终于开口说话了,并且暴打了那个金发小子,虽然被班长一脸意味深长的请去喝茶。

基尔伯特还遇到了一只暗精灵,他没有住人心里的[能力]。但是,他离开精灵森林后就上喜欢了一个女孩,于是便寸步不离的维护她。

他们都很像。

想着这些,基尔伯特就没头没脑的问那个暗精灵为什么他会心跳加速,

那只暗精灵回答道:“心跳加快是爱恋的味道,年轻人要小心了噢。”

等到暗精灵离开,基尔伯特才捂着心口。

————是喜欢呐。

[7]

圣诞节又到了。


———————end———————


感谢十六 @十六六六六☆ 的催更!

以及假装这是给楠木 @楠木_想被姌朷宠上天 的圣诞礼物 毕竟丢件了我也很绝望。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phoebe-zhenn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