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APH/雪兔】匠心

不惟里巷歌谣,匠心信口,即 枚 、 李 、 张 、 蔡 ,未尝锻鍊求合,而神圣工巧,备出天造。   

                      ————(明)胡应麟《诗薮·古体中》

已经是凌晨了,大街上寂静一片。街旁的屋子大都是漆黑一片,只有街尾的那件白色小洋房二楼还发出温暖的黄色灯光。

那是切割师伊万的房子。街上的常住户都知道。半夜亮着灯也不算稀奇了。

伊万走进了工作室,右眼上挂着一片放大镜。工作台上放着些乱七八糟的工具,伊万每次一工作,稍微低头就会被工具挡住。有一次基尔伯特进来找他,差点没找到人。

现在,桌上被清出了一小块空的地方,放了块灰黑的石头,工具像孩子一样围着石头转了一圈排排坐。

打开台灯,亮度调到最小。基尔伯特在卧室睡觉,而工作室刚好和卧室对着门,伊万怕光太亮会影响基尔伯特睡觉。

虽然基尔伯特也经常会半夜惊醒起来解手没看见他人,然后吓了一跳,每次都是在工作室找到他的。不过基尔伯特也没说什么,一是因为这是伊万的工作,他自己那点薪水有时连自己都养不活,不如伊万熬一个晚上的夜,基本一个月伙食费不用担心,二是他也差不多习惯了。而且有时基尔伯特也会很感兴趣的坐在一旁看伊万切割那些石头,虽然最后总是看着看着就趴到伊万身上睡着了。

拉过台灯,伊万拿起那块石头,在灯光地下观察研究起来。

它可能来自南非。伊万想。南非的金伯利,嘛,天然的金伯利岩石,大概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岩石之一了。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贵得要死的合成石。如果切割的好一些,肯定配得上基尔。

台灯不停的被拉上拉下,桌子上手影一直在改变着自己的形态。黑石头被翻来覆去的,已经有些被伊万捂热了。

终于,伊万拿起印第安墨水在上面画了几条线,好像杂乱无章,乍一看其实都是顺着石头的纹理画的。

然后伊万把小石头固定住,拿起来一个小圆片,那是锯片,一个边缘涂的钻石粉和润滑剂的磷青铜片,开始沿着刚刚画好的线一点点切割。

金刚石不可割太深,克拉数降下来在同等级的钻石中比也会掉价。

金刚石也不可割太浅,留下的部分再大,等级不足够完美也是白搭。

伊万虽然已经割过无数块金刚石了,但是还是不禁的紧张起来。

因为啊,这是他为基尔伯特准备的,只有最完美的切割让这块金刚石发出自己最美妙的光泽才配得上他的基尔伯特。

当然,这件事他没有和基尔伯特说,这是一个惊喜。

桌上多了一些灰黑色的小石块,原来的石头已经小多了,但是伊万却越来越紧张,额头上开始冒出细汗。他先放下锯片,叹了口气,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挂在椅背上,然重新拿起锯片。

锯片高速转动着,和石块碰撞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呀呀声。伊万有点心虚的转头往卧室那里看了一眼,生怕把基尔伯特吵醒。虽然基尔伯特已经习惯了,但是今天不同,这是要送给他的,如果被看见要解释是什么客户订的也行,不过总会感觉不太好。

把嗡嗡作响的锯片拿离开石块,不,现在应该叫钻胚。

伊万没有把钻胚从固定的仪器上拿下来,而是放下锯片,开始打圆。他想了很久,删除了恶俗的心形,他还是为这颗钻胚选择了椭圆形。

放在身后的闹钟咔吱咔吱的响,伊万头一次有了自家闹钟原来那么大声的想法。这也不能怪他,基尔伯特白天刚刚去买了电池,给这个已经停了三天的闹钟装上。所以说,伊万已经三天没听到咔吱咔吱的声音了,现在听见自然不习惯,哦,当然还有些心虚的缘故。

伊万正想从抽屉拿出打磨工具,进入最后一步时,突然两只手环上了他的脖子,接着一个脑袋就靠了上来。伊万心里暗暗叫苦,基尔伯特醒了。

放下手里的工具,反手揉乱了基尔伯特的头发【怎么醒了?】

基尔伯特头也不抬,反而蹭了蹭他的脖子【冷...】

伊万有些抱歉又心疼的把椅子上的围巾拉了下来,轻轻的绕着基尔伯特的脖子转了三圈,想了想又拿了外套给他披上。

【你接着睡,还是待在这儿看?】伊万把基尔伯特扶到一旁的凳子上,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有点坐不稳,有些担心。

【待在这儿看】基尔伯特拽着外套,含糊不清的回答。

【如果你冷了就要说啊】伊万还是不放心。

【知道啦,你不快点弄完,本大爷睡不好。】说着又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满

【好....】

伊万继续着手头上的工作,眼睛却一直往基尔伯特身上瞟。他想赶在,基尔伯特睡着脑袋先磕到桌子时先接住他。

意外的基尔伯特没睡着【这个又是给谁的?】

【一...一个客户的】

【是这几天来的的那个女的吗?】

【啊...算是吧】伊万随意的应付了一下。

这几天来的那个女的,伊万当然知道基尔伯特说的是谁。就是他的妹妹,娜塔莎,一是来看他的,二是为了给伊万送金刚石和指环——他拜托姐姐帮忙弄的,让娜塔莎带过来。

可能娜塔莎满脸我要跟哥哥结婚结婚结婚合体合体合体的,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还是让基尔伯特误解了。伊万知道基尔伯特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但是心里难免会不舒服。他永远不会把表情写在脸上。

把戒指弄完再解释吧。伊万在心底叹了口气,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已经快成型的钻胚。

闹钟不知道又咔吱咔吱走了多久,伊万终于放下打磨工具,把钻石从用来固定的架子上拆了下来,一旁的基尔伯特早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伊万盯着基尔伯特的睡颜看了一会,无奈的笑了笑,从抽屉里拿出托姐姐弄到的戒指。拿起镊子,花了不久的时间,就把钻石镶了上去。

伊万轻轻把基尔伯特的左手抽了出来,戴着他的中指上,想了想,又拿了下来,把基尔伯特的右手抽出来,戴着右手的中指上。

这枚戒指非常适合基尔伯特。伊万盯着戒指满意的笑了笑,亲了亲基尔伯特的右手,便把已经再次熟睡了的基尔伯特抱回了卧室。

我的匠心,只为你。

至于第二天基尔伯特醒来发出不知道惊喜还是怎样的尖叫响彻了整条大街,过了一个月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变成了基尔伯特布朗金斯基这就是后话了。

————————————————

 @天佑德意志※ 

好了 半夜硬是把聘礼码完了 稍微正式一些

刚刚有点仓储了 因为我没想到你竟然刚好上了 虽然不知道记录你看见没有 但是既然都说了 那就直接上好了 于是我就没聘礼的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的——向你求婚了 果然太突然了你也有点不知所措啊 但是最后答应真是太好了 很高兴 不过这样也好 整了三天 因为晚上的事 今儿终于把这篇给码完了 啊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但是 倒数那句话是向你说的 我的匠心 只为你 很快相处了将近半年了啊 一开始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呢 不过还是感谢露普让我遇到你 虽然你已经答应了 但是还是要再说一次



所以 嫁给我吧

评论(10)
热度(26)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哟!初次见面,我是姌(rǎn)朷(mù),可以喊我阿染,或者任何不带贬义的称号,只要你喜欢www

是一块成了精的破布,半个在原创和同人之间苦苦挣扎的文手和半个在板绘和手绘之间也是苦苦挣扎的图手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也是我的底线,请不要妄想挑战

最近产粮相关:雪兔组,双狙组

主圈:APH,红海行动

露厨普厨,喜欢石头陆琛罗星,吹爆霞姨腹肌

热爱冷cp,天雷红色芋兄弟

还喜欢双玄嘉金 

特别标注:lo主不喜欢墨香铜臭,也不喜欢她的作品以及人品,但不做评价,只爱双玄一对而已。lo现在也不喜欢凹凸,相关文章,除了山有灵不会再更新。

APH的ky原地爆炸谢谢

同时建议APH黑和拉踩APH的货色不要关注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