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APH/雪兔】雪兔的读书会.1

*露普二人教你们边谈书边谈恋爱

*ooc严重

*非国设

*渣文笔

*欢迎推书 拒绝网络小说

*露普二人谈书内容多为自己观点 勿喷勿喷 后期欢迎来讨论——

以及这儿想扩列扩列扩列扩列——

——————————

第一章_铁轨、车祸与玛格丽特

Jesus的阅览室很少人,外面的气氛会比单独的阅览室好多了,伊万和基尔伯特在书架那儿又拿了几本书,就跟着黑发店主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他们没有交谈书以外的东西。

书友可一不论身份,皆是身外之物。

伊万除了刚刚的【漂亮朋友】,又拿了一本【安娜卡列宁娜】,基尔伯特则拿了【十四分之一】和【小王子】。

基尔伯特瞧见了伊万手里的【安娜卡列宁娜】一眼,撇了撇嘴【这场斗争中,他们甚至不屑于同传统观点进行争论,而是直截了当地宣布】

伊万拉开窗帘,接了下去【什么都不存在,évolution*、选择、生存竞争——这便是一切。】

基尔伯特挑了挑眉【米哈伊洛夫?】

【思想自由的自由主义者啊——】伊万转过身靠在窗台上。

【记忆力不错嘛!】基尔伯特放下书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嘛,基尔君更好呢。要不是那段我有认真读过,不然你说的话我可能都没反应过来呢。】伊万笑眯眯的看着他,伸手把桌上的茶杯拿起来喝了一口。

【当然了,本大爷可是帅得和小鸟一样的基尔伯特!】基尔伯特有些骄傲的扬起头,然后坐到凳子上。

【...】伊万很难想象他观察了这么多天,一直以为这个人是一个很严肃的德/国人。事实证明,他错了。

叹了口气,伊万也挨着基尔伯特坐了下来,把【安娜卡列宁娜】随意的翻开一页。

【你觉得安娜是个怎么样的人?】基尔伯特翻着【十四分之一】,头也不抬的问。

【首先,她是个女人,别那样看我,我不是大男子主义。女人的思想太复杂了,所以安娜就想得太多了,一想多,她就会太重。而弗龙斯基他很轻,虽然因为和安娜在一起他就变得有些重了,但是这样的两个角色碰在一起,结局基本不会好。】

【本大爷赞同你女人的思想太复杂的观点,本大爷上次只是.....就被男人婆打了一顿。喂喂喂你这种怜悯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不过,按你这么说安娜就和[不能承受生命之轻]里的那个特丽莎差不多喽?】

【不,恰恰相反,同为过重的人物,安娜反而是特丽莎反面,安娜的性格,对待性和肉/体的观念和特丽莎完全不同,在某种意义上比较,特丽莎在安娜面前可能就是个女仆,思想过于狭隘。胡来,这个节能点她们两个大概都是满的。虽然很多名篇里都把女人写得过于淫/乱,原谅我的用词,名家总是喜欢用女人来衬出男人的某些品性,特别是男的作家。像维多利亚笔下的女人都很坚强勇敢,我很喜欢这样的作者。哦,抱歉,我忘了我们是在聊安娜,而不是聊女人。】

【本大爷不介意,反正都是聊书。安娜嘛,是个过于矛盾的角色,坚毅而软弱,果决又善变。当然这取决于时代,和一些无法预料的变化。孩子和丈夫,情人和丈夫,情人和孩子,对于女人来讲,这很难选,封建思想把她们关得太严啦!】基尔伯特停下喝了口苏打。

【果然这种状态下的女人都喜欢寻死吗?啊,也不是,女人一些小念头动一动就会想死吧,被强,丈夫背叛,离异后抚养权归父方之类之类的】

【基尔君不能这么说呢,首先你所举例的寻死的女性,原因都是男性的一些做为,女性容易感情化,思想复杂而脆弱,当然如果能扛得过去的女性,你能说你不敬畏吗?】像姐姐一样。伊万在心底补了一句。

【那样的女人很少见啊,所以是复杂的动物嘛,本大爷可不想和女人在一起,像陷入麻烦一样。】

【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米切尔?】

【对,不过比起米切尔我可能更喜欢她的本名玛格丽特,那种美丽的花,也像她。】

【...塔拉之路,愿她安息】基尔伯特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玛格丽特,米切尔,就是【飘】的作者,那个曾经红了半边天的女作家,不过很遗憾,她最后死于车祸。

【她很普通又很伟大,如果当时那个车主没喝醉酒的话,说不定她现在还活着。】

【玛格丽特大概是我最喜欢的美/国人吧,那样的性格,特殊的存在呢。听说[飘]就是以她身边一些人和事的原型改编的....塔拉之路,乱世佳人,飘...说真的,我很想知道后续呢】

【是啊,他们会不会再次相遇。】

他们,指的是思嘉和瑞德,小说最后瑞德离开了思嘉,而思嘉则搭着火车回到了塔拉。所有人都期望着后续,但是玛格丽特很久以前就说过了,她的小说就是这样,已经完了。这使很多人的希望落了空。

风吹开窗帘从缝隙里灌了进来,知了的鸣叫也越来越大。这种在地下呆了七年换地上七日的小虫子,正在努力的诠释着自己生命的奥义。

【真巧啊...】基尔伯特突然开始叹息。

【怎么?】

【我们刚刚所说的三位女性,安娜,特丽莎,米切尔,一个死于铁轨,两个死于车祸。女人都和车过不去吗?】

【噗嗤】伊万笑了出来【还有两个是虚构的啊】

【知道知道,不过跳铁轨,让火车撞死....大概是死得最不好看的方法了吧。血肉模糊的,不过不是有人看见,就不会认出来,除非有人很在意她,不然...安娜会被发现吗?】

【不是还有弗龙斯基吗?】

【也对...所以这种事情,最后对谁都不好。】

【安娜她能算好人吗?】

【..本大爷不知道,有夫之妇勾引单身汉总归是不好的,但是很多书都会这么写不是吗?为了凸显某个时代的某种风气,总会牺牲小说里某个角色,然后那个角色反而是最可怜的...不过可怜之人也不一定是好人...本大爷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安娜至少值得别人同情。阿历克赛爱她,但是毫无风趣,弗龙斯基爱她,但是却是个万人迷。安娜嫁的两个人总是不能使她满意,虽然人无完人,但是对于她脆弱的神经来讲的确不好受,最后死了,还要被大部分人唾弃,甚至自己的儿子都羞于提起母亲...真可怜...】

伊万叹了口气【托尔斯泰不愧举世闻名,这个结尾你怎么看?】

【列文和吉蒂的孩子诞生吗?大概就是负罪之人的死亡,换来干净而纯洁的人降生,这样的感觉。明明标题写的是安娜卡列宁娜,结尾却用别人家里的故事,恐怕最后列文的想法就是对安娜的死的某种解释吧。】

伊万听完随意的把书往桌上一丢,这个版本的【安娜卡列宁娜】已经有些年头了,他之前看的时候总是能发现许多错字,但是却旧得让人心安。封面上的那个衣着华丽的女人大概是版印的,高居临下,眼神充满不屑,恐怕就是安娜了。

风已经开始变凉了,窗外蝉的鸣叫早就停了下来,夕阳红色的光也照了进来。基尔伯特的原本装苏打水,现在已经空了的玻璃杯被折射出和他眼睛的颜色。

基尔伯特打了个哈欠【今天聊得很愉快,不过本大爷要回去了。明天继续?】

伊万微微笑了笑【当然】

【所以明天见?】

【嗯,明天下午再见。】

阅览室的门被轻轻关上,发出细微的咔吱声。


评论(7)
热度(11)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哟!初次见面,我是姌(rǎn)朷(mù),可以喊我阿染,或者任何不带贬义的称号,只要你喜欢www

是一块成了精的破布,半个在原创和同人之间苦苦挣扎的文手和半个在板绘和手绘之间也是苦苦挣扎的图手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也是我的底线,请不要妄想挑战

最近产粮相关:雪兔组,双狙组

主圈:APH,红海行动

露厨普厨,喜欢石头陆琛罗星,吹爆霞姨腹肌

热爱冷cp,天雷红色芋兄弟

还喜欢双玄嘉金 

特别标注:lo主不喜欢墨香铜臭,也不喜欢她的作品以及人品,但不做评价,只爱双玄一对而已。lo现在也不喜欢凹凸,相关文章,除了山有灵不会再更新。

APH的ky原地爆炸谢谢

同时建议APH黑和拉踩APH的货色不要关注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