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ebe-zhennan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它的过去
初次见面
这里姌(ran)朷(mu) 传说中的字体杀手(?) 可以直接喊阿染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
雪兔一生推 天雷红色
伞修伞一生推 天雷韩叶

【APH/雪兔】透明爱人

呦 好久不见【不超过一周】我是姌朷 有没有人想我啊【bushi】前阵子没法用lof【阿冰的生日都错过了啊啊啊啊老子明明画了生贺的】 ...嘛 原因啊 还是不要说了 挺伤人的啦 因为这个原因和一些契机 我想到了这个被我遗忘了很久的梗 然后就动笔了【还画了图】原来打算发贴吧的 结果没码完...被cp看见又要说我乱开坑了【某个巨坑还没写几章】所以先发lof了 【难道不会被打?】玻璃渣拿好 结局嘛 会很意外的☆第一人称注意避雷 老王隐藏道士设定 不说了 献给最爱的雪兔

——————————

【.. 请问王耀先生要讲的是什么故事?】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我说是凄美的爱情故事你信吗?】

【...】我对面的那位便是王耀先生。我得了抑郁症——周围的人这么说的——让我来看医生,结果这个留着辫子的看起来很年轻的医生给我倒了杯茶就说要讲故事,既然这样那我就听一下吧

我喝了一口茶,有点涩涩的味道回荡在喉咙里,王耀咳了一下嗽


故事开始了...

这个故事是关于我的一个朋友..和他的爱人

我的朋友叫伊万,是个俄/罗/斯人,他的爱人叫基尔伯特,是德/国人..你问我他们都是男的?没错他们的确是同性恋,别惊讶,好像有人这么说吧,真爱无敌?

咳..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经常打架,对,就是打架,有一次冬天,他们在湖面上打,结果掉下去了,现在想想挺好笑的..谁赢吗?伊万赢了

让我们,哦,就是我和他们别的朋友,觉得奇怪的是,他们这样吵吵闹闹的一起读过了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从没有分开过

大学毕业的那天,伊万把我们都叫了过来,用不知道哪部电影的狗血办法向基尔伯特表白..

基尔伯特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纯情的很,脸红的像正在围观着的安东尼奥手上啃一半的番茄,请原谅我这个奇怪的你听不懂的比喻,总之就是脸很红

虽然扭扭捏捏的但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我们的思想都比较新,也没觉得什么,只是祝福他们

但伊万的父母可不怎么认为..基尔伯特是孤儿,他的亲人只有他弟弟所以没什么关系

说起来伊万家可以说是很有钱的,他父母还指望他继承家产,虽然他上面还有个姐姐

那次伊万最后一次回家,和他的父母发生争执。俄/罗/斯人所厌恶的,他们不相信他们的儿子会去做,直到伊万摔门而出,他们才彻底的明白,或者说,才相信,他们的儿子,伊万,真的是个同性恋

灰心冷意的父母就把财产的继承权转移给了伊万的姐姐,并且把他从家谱里除名

伊万不在乎,他只想和基尔伯特在一起。

他曾经这么对我说【我不会在乎谁怎么看我们,我只知道我喜欢基尓,我爱他,每天起床有个早安吻,可以揽着他的腰,让他靠着我肩上,这就足够了】

基尔伯特虽然自责是自己害伊万和家里决裂,但最后也依旧相信他们是对的


王耀停下来喝了口茶

我开口【还没完吧?凄美的爱情故事】

【哎,是的..】


没有多少人能容忍同性恋,更不要说我们守旧的东方人

那段时间基尔伯特曾和他的恶友——哦 就是两个损友——说【本大爷如果和那只蠢熊在街上接吻就会收到一打鄙视的眼光。虽然蠢熊能瞪回去...但是真的很不爽诶..】诸如此类的话

甚至的那个时候,那些人依旧带着有色眼镜...


王耀拿起茶壶又倒了一杯【想尝尝茶糕吗?】

【不了谢谢】我迫切的想知道下文


后来啊,基尔伯特出事了

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把基尔伯特送到急诊室后,伊万原来紫色的眼睛发红,他异常坚决的说,是他父亲的人推的

我没说话,不能那么早就下定论

等到手术中的灯灭了,主刀医生走出来【谁是病人家属?】

伊万就扑了过【我是我是,基尓现在怎么样?】

【度过危险期了,你可以进去看他】伊万进去后那医生就拿下眼睛擦了擦【他是...】

【他的爱人】我回答了他,不出所料,医生鄙夷的眯起眼【同性恋啊..】

如果伊万知道这事,我相信他有一百种方法让那个医生死无全尸,还好他没有。现在的法律杀人或者虐尸可是要判刑的

——————————TBC——————————


评论 ( 4 )
热度 ( 8 )

© phoebe-zhenn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