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雪兔/Day87】柚子蜜桃大作战

*bg,普X露娘,可接受往下↓

*黑塔学院pa,糖

*雪兔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并不怎么用化妆品,一些用法是我瞎掰的qwqqqq

*阿尼玛77号口红,我觉得挺适合露娘的!朋友说那个叫柚子蜜桃色x

*5.20,给楠木 @楠木_想被姌朷宠上天 发糖!



 @百日雪兔集聚地 



下课铃早就叮叮咚咚响过了,教室里嘈杂的人声也因为食堂全新推出的咖喱饭减弱,直到没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里爬出来的知了早就耐不住寂寞,代替了叽叽喳喳的学生,一声长一声短地呻吟着。

春天明明还没有过去,却已经热得不像话。爱美的女生早早地换下了臃肿的冬装长裤,红黑格子的背带短裙便成了学校里靓丽的风景线,更甚者,喜欢悄悄地画点淡妆。


安雅还没有离开教室,她捧着一本书坐在位置上,一下有一下没地踢着桌子腿,心不在焉的,完全没发现书已经被自己拿倒了。

她在等人。

安雅咬咬嘴唇,“啪”地一声把书扔在了一边,像个吃不到糖的孩子一样。赌气似的拉开了自己书桌的抽屉,在里头翻找一阵子,最后满足地拿出些东西,摆了一桌子。

是些小女生喜欢用的化妆品,口红眼影修容,还有些奇奇怪怪叫不上名字来的东西。

安雅把一旁地小镜子拿过来,摆在面前,先古灵精怪地冲镜子里的自己做了个鬼脸,才拿起一盒唇膏。一般唇膏都是一管一支直接抹的,这种一个大盒子,得自己用手沾一点一点抹的也是很少见了。安雅就抱着好玩的心态捧回了这一盒子,结果发现沾了唇膏往自个儿嘴唇上点,很有股东方女子的风韵,就更是对这个唇膏盒爱不释手。

这款唇膏的成分里有薄荷,刚抹在嘴唇上,冰冰凉凉的,但是一丁点儿火辣辣的痛也开始蔓延开来。安雅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嘴唇因为刺激逐渐红润起来,才满意地点点头。

余光瞟到镜子映照的门口,门上倚着一个白色头发的男生,正抱臂饶有兴趣地看着安雅。见她注意到自己了,那个男生就露出了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然后迈开腿,大步朝安雅走去。

安雅放下手中刚刚挑挑拣拣出来的一支口红,笑着扭过头,语气却有些抱怨:“基尔伯特,你怎么才过来。”

基尔伯特在隔着她一张桌子的地方停下脚步,挠了挠头:“…你也不是不知道,教本大爷物理的那个老太婆最爱拖课了。”

然后他挥着手臂,夸张地在空中画了一个圈:“从这里拖到这里呢!”

“噗。”安雅被逗乐了,拿着口红轻掩着嘴笑。

基尔伯特这才注意到桌上的瓶瓶罐罐,不禁挠了挠头。这是他心里不安的表现,毕竟他至今都记得有一次和安雅约会,是去看电影。电影快开始的时候,安雅说刚刚流汗妆花了(虽然基尔伯特自己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就没看出什么不妥,因为他一直觉得安雅不管怎么样都很美),她要去洗手间补个妆,基尔伯特说好。结果电影开始而且都过半了,男主都牵上女主小手了,安雅才踏着一阵他不知道是欧兰雅*还是芦丹氏*的味道回来。

基尔伯特的内心是拒绝的,因为他提前看了预告片,就是为了等那个牵牵小手的镜头。他想得挺美的,男女主拉手的时候,他也去拉安雅的手,然后久违的浪漫一回。不过,算是失策了。

但是惆怅归惆怅,有点儿妻管严的基尔伯特先生是完全不敢吭声的,谁让这位漂亮精悍的磨蹭小姐是他的女友安雅呢?

基尔伯特干咳了几声道:“你在补妆?”

“不是。”安雅晃了晃手里的口红:“就是涂个口红,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坐公交车回家的吗?我再化个妆回家,我们就要赶不上公交车得换成11路*了。”

基尔伯特在心里嘀咕,原来自己的小女友对化妆时间还是有一点自知之明的。

“那你涂吧,本大爷看着时间,就不会错过了。”他抬手看看表,暗搓搓地算好了时间,记好,最后把表举到在安雅眼前晃了晃。

“嗯。”安雅点点头,转过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这支口红是阿尼玛*的77号,也是安雅极其偏爱的一支。这个被称为柚子蜜桃的颜色,其实是有点儿淡的粉色,涂在嘴唇上并不是很明显,但是却适合极了像安雅这样白皮的小女生,青春洋溢,还有点精致的意味。

膏管的斜切面凑近了安雅的嘴唇,画出一个柔美的弧度,原本红润的嘴唇就变得有些亮晶晶的。她抿了抿嘴唇,身子微微前倾,冲着镜子中的自己露出一个八颗牙齿标准的微笑,再拿起柚子蜜桃在嘴唇上点了点,补上那一丢丢的瑕疵,然后“咔嚓”一声合起口红的盖子。

“你涂完了?”一直在一旁眯着眼睛装睡的基尔伯特晃了晃脑袋,像是被口红盖子合起来的声音惊醒似的。

“涂完了。”安雅拉开抽屉,小心地把镜子放进去,挥了挥拿着口红的手问:“好看吗?”

“你怎么样都是最好看的。”基尔伯特把手撑在桌上:“不过这个颜色好像更能衬托出你的美。”

“笨蛋小鸟!”安雅的耳朵红了红,为了掩盖自己心里乱窜的小鹿,她胡思乱想着转移注意力。灵光一现,安雅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于是故作镇定道:“要不你也涂一个,让我选一个最适合你颜色!”

这下可好,把基尔伯特吓了一跳:“你可别了,本大爷可不想被你当做什么小女孩子。”

“没有!我当你是我男朋友!”安雅站起来,拉住了几欲溜走的基尔伯特,换上了一副可怜巴巴的语气:“不要跑嘛,安雅又不是大灰狼…”

可你是北极熊啊!!!!基尔伯特在心里疯狂土拨鼠尖叫。

“不要…本大爷才不会向黑恶势力低头!!!更不会涂口红的!!这辈子都别想!!!!”

“不行!我就想看你涂了是什么样!”安雅一边吃力地拽着基尔伯特,一边在抽屉里一阵乱翻,最后她摸出了一只血红色的口红。

基尔伯特瞬间感觉大事不妙。

安雅拿着那只血红色的口红自己乐呵了一下,单手打开盖子,隔着一条血红色的膏体冲基尔伯特一笑。安雅笑得那个叫阴沉,吓得基尔伯特都忘了挣扎,还像良家妇女似的下意识用交叉的双手护住胸,当然,他还不忘闭上眼睛。

直到安雅的发丝被风吹起,抚在基尔伯特的手上,他才反应过来。

不对啊,本大爷闭什么眼??待会安雅要是给本大爷把口红都涂完了也不知道啊。

基尔伯特这么想着然后睁开眼,就看见了近在咫尺的口红,下意识抓住了安雅拿着万恶口红的手。安雅不知道为什么,脸“腾”地就红了,一个劲地想把被抓住的手抽回来。

“笨蛋小鸟!放开我!”

“本大爷才不会放!”基尔伯特不明所以。本大爷现在放开不就要被你涂口红了嘛,你当本大爷傻啊?

安雅刚刚涂的那款柚子蜜桃在两人看起来像场华尔兹的混战中闪闪发光,怪好看的。

“放开我啦!!”安雅还在挣扎着,然后伸出了左手,想要给自己解围,不过很遗憾,基尔伯特把她拦在了半路。

“放开我!笨蛋小鸟!你不想回家了吗?快点放开我!要赶不上公交车了!”

这句话像是具有魔力似的,基尔伯特想起来曾一度被11路公交车支配的恐惧,打了个哆嗦,他就松开了手。

谁知道安雅没有站稳,在基尔伯特松开手的时候,她失去了支点,“啪”地就摔在了基尔伯特身上,刚刚好把他压在后面的课桌上。这下砸懵了基尔伯特,也摔傻了安雅。两人愣是半天没起来,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

倒是基尔伯特先回过神,他半环抱着安雅,用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背:“起来了,小笨蛋,站都站不稳,再不起来就真要坐11路回去了。”

安雅没有吱声,只是把脸埋进基尔伯特的胸口。她不是起不来,是不敢起来,生怕自己的脸红得爆炸。

基尔伯特刚刚太犯规了!都是他的错!一定是这样的!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安雅觉得自己的脸没那么烫了,才慢慢地爬起来,一站好就转身抓着自己的书包头也不回地往外跑。

“笨蛋小鸟!傻愣着做什么?走了啊。”

基尔伯特嘘声跟上了那个快看不见的身影,心里美滋滋。

安雅是害羞了,是吧?那个口红衬着她红起来的脸蛋,真可爱。


晚上回到家,基尔伯特随意地把外套扔给了老爹腓特烈,不料却被叫住了。

“基尔伯特。”腓特烈拎着基尔伯特的外套晃了晃,微笑道:“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你衣服上哪来的口红印子?”

“老爹…你冷静一些…”基尔伯特冒着冷汗向后退去。

我亲爱的安雅,今夜,因为你可爱的口红,本大爷命将休矣!



①欧兰雅,这个大家应该比较熟悉,知名化妆品牌,所以我就不扯皮了。

②芦丹氏,这个是香水品牌。这里提到芦丹氏是有偏心的倾向啦,因为芦丹氏有一款是黑瓶的香水,叫做柏林少女,非常喜欢而且很适合普!(虽然贵(。

③11路公交车,有的人可能不清楚,所以get不到点,其实11路公交就是走路的意思啦,11跟两条腿一样。

④阿尼玛,著名奢侈品品牌。

热度: 28 评论: 3
评论(3)
热度(28)
  1. 妫潞封狼居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日雪兔集聚地
    可爱到爆炸!实在是太犯规啦!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姌(rǎn)朷(mù),可以直接喊阿染。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夫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是我的心河。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