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雪兔/Day82】傻小子伊万和金鱼的故事(下)

*上中篇戳主页

*露普

*非国设,史向

*标题来自《二手时间》,感谢阿墨之前的安利qwqqqq

*常人露X金鱼普,渣文笔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是终于写完了的,鲤酱的生贺!


 @百日雪兔集聚地 



[10]

厄运总是来得很突然。

在车间工人增薪后的一个多月,俄罗斯的物价不要命似的上涨,像是杰克窗前发了疯生长的魔豆*。不多久,消费品的价格就爬升到了一个众人所不可及的地方,成为了夜空中最亮的,也是最令人头疼的星。

政府这才垂死病中惊坐起,匆匆忙忙地介入市场,期望能平抑物价。不过很可惜,时机早过了,这时候的物价和着黑市,就是块发硬了的牛皮糖,会反弹还不能挤压。

布拉金斯基家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或者说是比以前还难过,橱柜再没有白面包了,午餐只不过是飘着菜叶子的罗宋汤,到了晚饭时间,一家五口只能围成一圈,看着桌子正中央的收音机,饿得直干瞪眼。

爸爸妈妈比从前回来得更晚了,不大的房子开始变得空荡荡的。除了上完课就匆匆忙忙赶回家做饭的冬妮娅,不久前还温馨得令人冒泡的小屋就只剩下伊万,娜塔莎还有可怜的金鱼基尔伯特。

伊万瘦了,有点婴儿肥的脸蛋开始消瘦,红润的神色伴着那一点点的孩子气离家出走了,是饥饿牵扯着他机械地做动作。衣服也开始变得不合身,但是新的衣服,新的布料,甚至新的针线,这些都只存在于黑市,而现在俄罗斯人民谁都知道黑市那遥不可及的物价。基尔伯特也瘦了,惨白惨白身子上的红花变得黯淡,摆着大尾巴游泳时也是一副病殃殃的样子。爸爸早就没力气对着一条小鱼发脾气,而妈妈也无法从大伙儿的伙食里挤出一丁点的面包屑往水缸里倒了,万幸的是基尔伯特吃得不多。

[11]

家里安静过头了。伊万想。

的确,墙角的老破钟不停地宣示着自己的存在感,“咔嚓咔嚓”的声音却让两个一大一小的孩子感到恐惧,只能拖着凳子相互依偎,最后蜷缩在全家除了他们以为唯一的生物家边。

基尔伯特不停地凑到鱼缸边,厚重的鱼唇点着缸壁,像是在亲吻两个孩子的额头,它在安慰他们。伊万摸了摸鱼缸,算是和基尔伯特打了招呼。

或许是因为饥饿,又或者是刚刚那个金鱼之吻,娜塔莎总算不是像之前那样恶狠狠地盯着基尔伯特看了,她有些费劲地抬着眼,目光吃力地扒拉在鱼缸里。基尔伯特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就在她面前游了个圈。娜塔莎的注意力被基尔伯特的表演吸引了,很快就忘了孤独的房子和打着雷的肚子,抱着哥哥的一支手臂咯咯地笑。

这整个屋里和基尔伯特最不和的人就在这场祸患之中,成为了最依赖金鱼温柔的人之一。

[12]

布拉金斯基一家依旧和千千万万的俄罗斯人民一样地处在水深火热里,政府却悄悄把盖达尔和萨克斯拉下了马,扔进了历史长河里。

这样一个冷得不行的春天艰难地在冰河上迈步,而伊万则悄然无声地到了适学年龄。


爸爸妈妈没有领他去学校,是冬妮娅带他去的。不是他们不愿意面对没有镰刀锄头的学校,只是身不由己,衣食住行就已经压住了他们的脊梁骨,更不别说再加上两个孩子的学费。爸爸妈妈只能待在车间里,没日没夜地工作,变得冷漠。

没有了金鱼基尔伯特,伊万只能重新把那块写着基尔伯特的小铁片揣回兜里,跟着姐姐去了学校。铁片在兜里一跳一跳的,这场景让伊万似曾相识。

伊万没有和冬妮娅在一个学校,到了门口,她就只是拍了拍伊万让他自己进去。伊万走了很远,回头看见还站在门口的冬妮娅,或许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冬妮娅还笑着跟他挥了挥手。

学校里闹哄哄的,让伊万有点心慌。还没有离开家超过一刻钟,他就已经开始思念其中的宁静,一个人在家的娜塔莎和金鱼基尔伯特。乱糟糟的教室里,只有伊万一个人,一个角落是安安静静的,很容易的引起了几个坏小子的注意,他们凑在一块嘀嘀咕咕了好久,还对他的衣着指指点点,最后冲着伊万哈哈大笑。伊万拽紧了自己的大衣,内心的小兽抑制不住地嘶吼。可是姐姐说了,不要理那些嘲笑他的人,现在只能给爸爸妈妈带来麻烦,只能等到以后。紧紧攥着的手轻轻松开,又重新握住了。

[13]

班里的坏小子果然没有放过伊万。

“哈哈哈,这傻小子,这破烂的衣服,我打赌他的爸妈是在工厂打工的。”

这群坏小子穿得很时髦,衣服都是崭新崭新的,带着瑞士制造的手表的手拽着伊万打着补丁的风衣,大肆嘲笑着这老旧的款式和粗糙的面料。

伊万不知道,他以为全俄罗斯的小朋友都穿着和他一样的衣服,他以为全俄罗斯的人民都在水深火热之中。其实这只是一部分,没有失去红色信仰的一部分,不屑于做倒卖工作的一部分,不愿意从遥远的西欧东亚进货牛仔裤和保温杯*的那一部分。

“我爸说这种穷小子,家里一定是什么固执的红军,哦不,曾经的红军,哈哈哈哈哈哈。”

“嘘,别瞎说话,不然一会儿有人来抓你。”

“要不我们来玩个游戏吧?”笑得最猖狂的坏小子提议。

“我们是…,这个傻小子是红…红方,我们抓他一个,怎么样?”

“当然可以!”

“好主意!”

等到游戏开始了,伊万才突然明白,他们扮演的是白军,而伊万自己就是一个孤苦奋战的红军。


伊万打了那群坏小子一顿,凶极了,然后很久很久没见的爸爸妈妈就来了。

他们穿着的大衣上是还没有抖干净的木屑,眼珠因为疲惫而微微凹陷。伊万拉着妈妈的衣角,抬着裂了一个小口的脸蛋,说出了事情的起因。爸爸妈妈没吭声,像是早有预料似的,只是摸了摸伊万的脑袋,最后向着坏小子的父母鞠了个躬,说着抱歉。

这是伊万始料不及的,这个世界的忙碌和冷漠,已经开始同化一次又一次被击溃的爸爸妈妈,曾经的一腔热血已经没用了,资本主义制度的俄罗斯不需要。钱,还是钱,又是钱,从一开始变扭地接过工厂主发下来的绿票子,到现在麻木不仁地数着自己的工资,爸爸妈妈还是那个爸爸妈妈,红色信仰还是没有变的,只是他们开始力不从心,肉体不得不屈服于现实。

伊万这么后退着离开了在和坏小子家长交涉的爸爸妈妈,一转身跑开了。

[14]

伊万跑过了家,跑过了从前的家,最后回到了屋后的空地,停住了。他先是踢了踢脚下的土地,扬起了一片烟尘,伊万咳着嗽,凭记忆找到了之前挖出小铁片的地方。他现在没有小铁铲了,只能用手,扒开了脚下的土。

直到一个不大的土坑出现了,伊万才停下手。脏兮兮的小手在大衣上蹭了几下,勉强干净了,他这才从兜里拿出那块小铁片,郑重其事地放进土坑,像是物归原主了。

伊万是个傻小子,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但是他就想把铁片还回去,还给这片土地,还给那个不知身在何方的士兵。不是在和爸爸妈妈赌气,只是突然觉得有什么变了,谁都不一样了,铁片也不一样了,不像是个秘密了。

世界在转,俄罗斯在前进,傻小子伊万也在长大,但是小铁片没有,它只能顶着那个基尔伯特的名字,被留在地里,然后被腐朽成有些化学物质。


慢吞吞地走回家,老房子和家里有不短的距离,伊万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客厅没开灯,爸爸妈妈坐在里头,没有去工作。娜塔莎歪着头睡在妈妈的怀里,冬妮娅站在鱼缸的旁边。

他们都沉默着,伊万连基尔伯特吐泡泡的声音都没有听见。谁也没有开口,就像伊万这么晚回家不需要解释一样。道歉和信仰,也一样没什么好解释的了。谁都处在时代的裂痕,弱小无力的不只有他们,谁也改变不了谁,只是世界在改造着他们。从前伊万和娜塔莎都不知道,现在也就只剩下娜塔莎了。

[15]

傻小子伊万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傻小子了,成了一个还不错的作家。

金鱼基尔伯特没有陪伴他度过那个动荡的该死的年代,在那一天他同时失去了两件宝物。

他的妹妹娜塔莎亲眼目睹了那条金鱼肚皮上翻浮出水面,一动不动的。谁也不知道基尔伯特是饿死的还是怎么死的,只是知道,基尔伯特死了。只有娜塔莎哭了,伊万很安静。

从前他们搬出来的房子重新回到了布拉金斯基的手里,是伊万用自己的稿费买的。只不过,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早熟的姐姐冬妮娅因为厌倦了无法改变的俄罗斯,去了遥远的美利坚,只剩下了娜塔莎。

房子还是空荡荡的。


伊万看见家门前站了一个人,看样子比伊万大了十来岁,但是一头白发,拄着个拐杖。

那个人叫住了他:“这是你的房子?”

“是。”伊万点点头,有礼貌的回答。

“哎…”那个人看起来感叹极了:“你知道吗?这里曾经是个战地医疗点呢。”

伊万心上漏了一拍。

“我啊,曾经还丢了半条命在这。”那人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虽然可怕,但是说起来还真是怀念。”

“啊?哦,哦这样啊…能冒昧问一下您的名字吗?”

那人或许以为伊万是个寻找素材的作者————实际上他的确是,只不过战争回溯并不是伊万的领域,因此他只是摆了摆手,开口道:“啊,告诉你也没关系,我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End


①杰克和魔豆的故事,杰克得到的豆子变成了参天的魔藤。

②牛仔裤和保温杯,当时在俄罗斯这样子被唾弃的倒卖是很挣钱的,据说一个国人带着一车牛仔裤去西伯利亚,回来成了有钱人。




写在最后的话

终于写完了!!这篇其实写了将近一年,从初三备考的时候一直写到了现在的高一,算是这一年来比较喜欢的一篇了!!!

挑战了一下史向,选了基本可以说不雪兔的冷门片段,翻资料翻到哭,但是因为雪兔因为二手时间,真的是非常感触,所以硬着头皮也要完成它!不过最最最早其实是要造一把四十米大砍刀,结果结尾不知道怎么改了一下好像可以甜回来?????/笑哭

文笔还欠缺很多,希望不要嫌弃,虽然是最喜欢的一篇,但是还是有很多瑕疵,能力足够了我就会再次进行修改的!

感谢观看!

热度: 36 评论: 4
评论(4)
热度(36)
  1. 妫潞封狼居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日雪兔集聚地
    温柔的巧合,阿染超级棒!!!那种大环境下人的选择的对比。时至今日,我们也没有办法忘记啊……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哟!初次见面,我是姌(rǎn)朷(mù),可以喊我阿染,或者任何不带贬义的称号,只要你喜欢www

是一块成了精的破布,半个在原创和同人之间苦苦挣扎的文手和半个在板绘和手绘之间也是苦苦挣扎的图手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也是我的底线,请不要妄想挑战

最近产粮相关:雪兔组,双狙组

主圈:APH,红海行动

露厨普厨,喜欢石头陆琛罗星,吹爆霞姨腹肌

热爱冷cp,天雷红色芋兄弟

还喜欢双玄嘉金 

特别标注:lo主不喜欢墨香铜臭,也不喜欢她的作品以及人品,但不做评价,只爱双玄一对而已。lo现在也不喜欢凹凸,相关文章,除了山有灵不会再更新。

APH的ky原地爆炸谢谢

同时建议APH黑和拉踩APH的货色不要关注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