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APH/雪兔组】无题

伊万不知道这样值不值,他又怀疑自己了。

也对,一开始在一起也就是一厢情愿,再或者只不过是他需要基尔罢了。

他们没有因为所谓的“爱”与“喜欢”而在一起,却变得离不开彼此。


伊万只是刚刚结束了一段旅途,尝尽了西伯利亚平原锐利的寒风,割破了自己的喉咙,鲜血淋漓,筋疲力尽,为的就是一个新的港湾,一个新的归宿。

基尔————他曾经和伊万说过,他就是想尝一尝禁果的滋味,甚至只是想嗅嗅夏娃不能抗拒的诱惑,然后就要折身离开。

最后这样一对奇怪的组合诞生了,在变扭中残存。

伊万给自己高度暗示,就像被催眠了一样,让基尔伯特成了救命稻草,痴痴地记着,明明没有“爱”却爱着。基尔伯特就成了毒,慢慢灼烧着伊万的神经,麻痹着伤口。这仿佛要让伊万死在甜美的梦里,因为他断开的喉头还没有连接上他的大脑。

基尔伯特好像没有过去,至少伊万不知道,基尔伯特从来没有开口诉说过去。伊万总是在掏心,胸膛里凉凉的,拿回来的就是沉默。


他给予他所有。


他们的关系总是变好了,又变坏了。伊万和基尔伯特才刚刚学会上一点喜欢,却总认为爱了很久,谁也没认出这条细小的红线是那么的脆弱。银河边上遥遥相望,说着情话,却没发现自己还锯着绳子。

所以啊,伊万想,他们可真是不契合的一对。



End


和别人聊了一下,发现她真的看我比我看自己更清楚。

然后就想多了,一想多就又睡不着了,心态有点崩。

可能是因为今天晚上的状态,还有各种原因吧。

好像又是最初的最初,那样子的状态,但是现在有一个能理解我的人就很好了。

这里的雪兔可能就是先婚后爱的感觉,明明该心酸却有点解脱的意味。

评论
热度(26)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哟!初次见面,我是姌(rǎn)朷(mù),可以喊我阿染,或者任何不带贬义的称号,只要你喜欢www

是一块成了精的破布,半个在原创和同人之间苦苦挣扎的文手和半个在板绘和手绘之间也是苦苦挣扎的图手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也是我的底线,请不要妄想挑战

最近产粮相关:雪兔组,双狙组

主圈:APH,红海行动

露厨普厨,喜欢石头陆琛罗星,吹爆霞姨腹肌

热爱冷cp,天雷红色芋兄弟

还喜欢双玄嘉金 

特别标注:lo主不喜欢墨香铜臭,也不喜欢她的作品以及人品,但不做评价,只爱双玄一对而已。lo现在也不喜欢凹凸,相关文章,除了山有灵不会再更新。

APH的ky原地爆炸谢谢

同时建议APH黑和拉踩APH的货色不要关注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