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APH/雪兔组】无题

伊万不知道这样值不值,他又怀疑自己了。

也对,一开始在一起也就是一厢情愿,再或者只不过是他需要基尔罢了。

他们没有因为所谓的“爱”与“喜欢”而在一起,却变得离不开彼此。


伊万只是刚刚结束了一段旅途,尝尽了西伯利亚平原锐利的寒风,割破了自己的喉咙,鲜血淋漓,筋疲力尽,为的就是一个新的港湾,一个新的归宿。

基尔————他曾经和伊万说过,他就是想尝一尝禁果的滋味,甚至只是想嗅嗅夏娃不能抗拒的诱惑,然后就要折身离开。

最后这样一对奇怪的组合诞生了,在变扭中残存。

伊万给自己高度暗示,就像被催眠了一样,让基尔伯特成了救命稻草,痴痴地记着,明明没有“爱”却爱着。基尔伯特就成了毒,慢慢灼烧着伊万的神经,麻痹着伤口。这仿佛要让伊万死在甜美的梦里,因为他断开的喉头还没有连接上他的大脑。

基尔伯特好像没有过去,至少伊万不知道,基尔伯特从来没有开口诉说过去。伊万总是在掏心,胸膛里凉凉的,拿回来的就是沉默。


他给予他所有。


他们的关系总是变好了,又变坏了。伊万和基尔伯特才刚刚学会上一点喜欢,却总认为爱了很久,谁也没认出这条细小的红线是那么的脆弱。银河边上遥遥相望,说着情话,却没发现自己还锯着绳子。

所以啊,伊万想,他们可真是不契合的一对。



End


和别人聊了一下,发现她真的看我比我看自己更清楚。

然后就想多了,一想多就又睡不着了,心态有点崩。

可能是因为今天晚上的状态,还有各种原因吧。

好像又是最初的最初,那样子的状态,但是现在有一个能理解我的人就很好了。

这里的雪兔可能就是先婚后爱的感觉,明明该心酸却有点解脱的意味。

评论
热度(26)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姌(rǎn)朷(mù),可以直接喊阿染。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夫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是我的心河。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