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红海行动/陆琛】冬雪未销

*标题源自唐代诗人张谓的《早梅》: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陆琛单人向,原剧设定

*第一人称,意义不明

*文内花语源自网络

*因为花什么我很久没买,也记不太得有什么花,有些搭配就瞎说了。

*祝脸盲的一琛 @天行 生日快乐!非常巧我们俩都是一天生日的!!超开心!!!约好了下次一起皮!


冬雪未销



1.

我已经路过那个新开的花店很多次了,门口摆着好多的花,团团簇拥着小店的招牌,幸福花店。名字俗到烂大街,却抵挡不住炙热的人潮。

更让人想踏如其中的,不是花,也不是幸福,只是花店的店主而已。店主长得俊美,笑的温和,衬着红花绿叶,倒是吸引了好一票的女孩子。美中不足的是,店主左边空荡荡的衣袖。

我很好奇,这样的一个人究竟有怎样的过去。过去再过去了,他又是怎么学会露出了这样的笑容,没有一丝阴霾。能够笑着,用着唯一的一只手拿出放在瓶里的鲜花,一丝不苟地为他人包好,说着欢迎下次光临然后目送对方的离去。

所以我也随着人流踏进了花店。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店铺不大,这却是我见过品种最多的花店。也是店主有心,每一种花上都挂着一张小卡片。

……香蒲:和平,幸运。

……桔梗:幸福再临。

……鸢尾:优雅的心,使命。

……蝴蝶兰:幸福,纯洁。

……

我一个个走过去,细细地阅读。店主的字说不上好看,但是工整,字里行间倒是流露出了不同于常人的风骨,更似雪地里的梅花。

或许是我停留太久,店里的客人已经走了个七七八八,店主看见了,便向我走来。

“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直起身,四下观望,最后才问:“有什么比较适合放在居家花瓶里的花吗?”

店主笑了笑,我才知道温和和坚毅两者并不冲突,也难怪那些小姑娘被迷得神魂颠倒。

“居家的我推荐几种花组合在一起。”店主指了指我身后的两个花瓶,里面分别是长着白色紫色花序的花束:“满天星或者薰衣草,搭配上一两支康乃馨和大朵的雏菊。”

“或者…”店主转了个身,指着另一个放着像白色小铃铛的花的瓶子:“铃兰配粉红色的百合。”

“好的,谢谢。”我冲店主点点头表示感谢,思索了片刻道:“那…给我包一支黄色的玫瑰吧。”

“……”


2.

或许是第一次我没有配合店主的演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二次进花店,我一只脚才刚刚踏入店里,店主就停了手头上的事情:“哟,你又来了啊。”

真不知道被这位店主惦记着是件好事还是坏事。我心里嘀咕着然后和店主打了个招呼。

“这次买什么?还要黄玫瑰吗?”店主调侃道。

“不是,我先看看。”我摇摇头。

我流连在花瓶之间,一张张的卡片读了下去。店主也不急,开始在面前的本子上涂涂画画,看起来是在记账。

店里的花极多,大红大紫的不少。我看了几瓶,就有一片火红映入眼帘。模样有点像郁金香,但是花瓣更扁更小,向内绽放着,倒似映衬着花蕊上什么宝物。

虞美人:安慰,遗忘,休息。

这花语又不像幸福的风格,写得也更重,过分的力道在纸上留下了深深的凹槽,看起来有些惊慌失措。

“这个。”我扭头喊了声店主,指指这红艳艳灼人眼的虞美人。

“怎么,要买虞美人?”店主应声站起。

我摇头:“幸福呢?”

店主愣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笑道:“如果人觉得幸福的话,周围所有花的花语,不都该是幸福吗?”

“有道理。”我点点头:“给我拿一支天堂鸟。”

“……”


3.

三次两次的买个花都把店主呛得说不出话后,我和店主也算慢慢熟悉起来了。

陆琛,幸福花店店主,退役军人。

知道他之前做的事我倒是小小的惊讶了一把,不过想想也是,也只有退役军人才会在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刚毅。至于他年纪轻轻怎么就退役了,我想也不用说了,没有刻意去问他左手的事。

别看陆琛在来花店买花的一群小姑娘里特男神样,笑一下迷倒一群小花痴,熟悉了之后才发现他有多皮。特别是我这种第一次见面就让他吃瘪的人,见了面他就要怪声怪调地说一遍“我要买什么什么花”,我就会觉得这人还小吧云云。


4.

冬天来了,雪花天上地下地到处乱飞,地上厚厚实实地盖了一层,陆琛店里花的品种也少了好几样,说是天冷有些花容易被冻死,就没进货了。

我经过花店,发现陆琛在看一棵梅花树。白色的花,压着白色的雪,天寒地冻下,成了靓丽的风景线。陆琛也是,穿着暗蓝色的羽绒服,头顶是雪,脚下是雪,肩头上也落了不少。

“嘿,早上好啊。”陆琛笑嘻嘻地和我打招呼,我只冲他点点头。

我不想说话,现在一说话,寒冷的空气就会往嘴里灌,闭上嘴就是一口冰渣子。

“这鬼天气也就只有梅花能好好开了。”

的确,在他温暖的花店里,再花红柳绿,也都焉了一圈。

“我以前是海军,总漂在海上,除了浪花,什么梅花雪花都没见过。”陆琛感叹道:“现在好了,一块儿看齐了。”

我站在陆琛的右手边,侧了身看看他。天气冷,雪花洋洋洒洒地落在他的头顶,没有融化。他哈出的气,就变成了小水滴,这么四下逃窜开来。白雾蒙着陆琛的侧脸,我一个恍惚竟然就觉得身旁的不是陆琛,而是那棵老梅树。

“哈…下了雪还真是冷,我先回店里了,你也早点进到室内去吧。”陆琛右手抱在胸前,就这么哆哆嗦嗦地进了花店。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但是我没听陆琛的话,而是踱步靠近那棵老梅树。花儿看起来很娇嫩,却挂着冰渣子。

我在树下站了一会,拍了拍那干巴巴的老树皮,然后就离开了。


5.

陆琛的花店来了客人。

我远远就看见挤在店前的那堵人墙,凑近了才发觉该是陆琛的老战友来探望他了。

我就这么站着,直到那些人和陆琛依依不舍地道别,陆琛还用力给每个人肩头来了一拳,最后幸福花店又回归了沉静。我这才上前,和陆琛打招呼。

“嗨!”陆琛很开心,前所未有的开心。

于是我就想,这个人真神奇。

“刚是你战友?”

“是啊,他们给放了个假,就组队来看我了。”陆琛大大方方地回答:“我给他们说我要装假肢,他们就都不说话了。干什么啊,一大帮子人都被队长附体似的,要多老妈子就多老妈子。我自己都看开了,他们担心什么,装不上假肢我还包不住花呢。”

我愣住了:“假肢?”

“对了,我也还没和你说。”陆琛挠了挠头:“前阵子上医院商量了一下,过阵子会去装个假肢,单手过活还真难。”

“那恭喜你?”

“你怎么这么阴阳怪气的…”陆琛咋舌:“怎么样?今天买什么花?”

“随便吧。”我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陆琛的老板椅上:“今天本来没想来的,就路过而已。”

“向日葵怎么样?今早上来的,天气虽然冷,但是还能撑一段时间。”陆琛靠在桌子上,食指叩桌敲着节奏。

我狐疑:“这天气能有向日葵?”

“我也不知道,送货的给的。”陆琛摊手:“我还挺喜欢向日葵的,就算身处黑暗也能向着阳光。”

“你是向日葵?”

“不是,我是黑魔仙。”

“……”我起身就要走。

“嘿,开玩笑的,开玩笑的。”陆琛使劲地摇头:“我觉得自己不能是向日葵吧,糟蹋花呢这是。”

“刚刚他们几个那为难样,我也不是没感觉。上次任务,队里几个人,除了我退役来种花,还有两个,永远地成了骨灰。”

“没了左手,其实我一开始挺崩溃的,先不说拿不拿得起手术刀,但是残疾这一点就足以让我离开蛟龙了。”

“后面康复的时候我就想通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活着就挺好的。”

“出了院我就开了个花店,他们还在好奇我怎么不开个医馆什么的。我就和他们开玩笑,鲜花配英雄。”

“我的店叫幸福花店,其实就想兜售幸福。给自己,给他们。”

陆琛很轻地说着,看起来很不经意。

我盯着那向日葵硕大的花盘,等到他最后一个字落在地上,才道:“你们该像梅花。”

“啊?”

“你卖梅花吗?”

“没进过货,而且你不觉得梅花整枝整枝的在冰天雪地里才是最美的吗?”

“对。”我点着头,往店外走。

“哎?你真不买花啊?”陆琛在后头喊:“我明儿就去医院检查,准备装假肢,你得好长时间见不到自家花瓶满当当的样子了。”

“没事,我家不差你那几朵花。”我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你————”陆琛气结。


6.

陆琛真的去装假肢了,我一连几天都只看见门面紧关的花店,幸福花店几个字倒是和以往一样醒目。

天气开始变暖,满地冰雪窸窸窣窣地化开来。街头的老梅树也凋谢了,残缺的梅花顺着雪水四处流淌。

我站在树旁,一瓣残梅被挡住了去路,抵着我的鞋尖。我却盯着梅树黑漆漆的枝头,看见了一个小小的灰溜溜的尖芽。

热度: 24 评论: 6
评论(6)
热度(24)
  1. 天行封狼居胥 转载了此文字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哟!初次见面,我是姌(rǎn)朷(mù),可以喊我阿染,或者任何不带贬义的称号,只要你喜欢www

是一块成了精的破布,半个在原创和同人之间苦苦挣扎的文手和半个在板绘和手绘之间也是苦苦挣扎的图手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也是我的底线,请不要妄想挑战

最近产粮相关:雪兔组,双狙组

主圈:APH,红海行动

露厨普厨,喜欢石头陆琛罗星,吹爆霞姨腹肌

热爱冷cp,天雷红色芋兄弟

还喜欢双玄嘉金 

特别标注:lo主不喜欢墨香铜臭,也不喜欢她的作品以及人品,但不做评价,只爱双玄一对而已。lo现在也不喜欢凹凸,相关文章,除了山有灵不会再更新。

APH的ky原地爆炸谢谢

同时建议APH黑和拉踩APH的货色不要关注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