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红海行动/双琛】我是陆琛

我是陆琛


*在群里说过的水仙琛,看不看得见随缘吧!佛系!

*不明所以,有一点ooc

*说是刀就是刀(。)


1.

“诶诶,在写作业啊?”

“嘿,你这题写错了。”

“要这样写的,”#%*!:6@:…”

“……”

“喂喂,陆琛,陆小琛,你理我一下啊。”

陆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臂,想把旁边那团聒噪的人形打散。

“你不会忘了你是碰不到我的吧?”那团人影嘟囔着,看陆琛的手从他胸口穿过去,打了个哆嗦:“怪瘆得慌。”

“你有完没完啊?离我远点!你吵到我做作业了你知不知道?!”陆琛终于爆发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椅子“轰轰”地往后倒。

“哎哎,发什么脾气?我不是说了吗?”人影被吓了一跳,窜到了老远的地方,结果像是撞到什么一样,又被赶回了陆琛方圆十米的范围内。于是人影一脸委屈:“看吧,我是被逼的,我离不开你一米外的地方。”

“你…”陆琛气得噎了一下,一时半会没说出话来。

“别急,喝口水冷静一下,慢慢说。”人影吊儿郎当地在半空斜卧这,指了指桌上的水杯。

陆琛想了想决定不和他计较,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才盯着对方的眼睛道:“你,到底是谁?”

人影摊了摊手:“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这不是说了吗?”

得,深呼吸白做了。

眼看陆琛就要发作,人影连忙说:“行了行了,不逗你了。但是我的确没说错,你是陆琛,我也是陆琛。”

乍一看,那个人影长得还真像陆琛。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穿着这套奇怪的衣服待在这里,还是阿飘状态???”

“这很难解释,我说我是你,是陆琛。准确来说,我应该你未来的你,医疗兵陆琛。你口中奇怪的衣服,是我们蛟龙队的战术服。至于为什么是阿飘状态。”医疗兵陆琛————为了方便我们就叫他医琛吧。医琛再次无奈摊手:“因为你死了。”

“????”看陆琛一脸不明所以,医疗琛就知道他没听懂了。

“以后再慢慢解释吧。”医琛把一只手背在脑后,躺在空中:“你作业写完了吗?都快十点半了。”

“!!!”陆琛这才从梦里惊醒似的,扶起凳子开始奋笔直书,完了还冲着医琛吼了一句:“这不都怪你吗?!”

医疗兵伸出右手想点点他的脑袋,结果发现根本碰不到陆琛,食指只是穿过了他的脑袋,于是猛地打了个哆嗦。最后只能在陆琛背后耸了耸肩,表示不可置否。


2.

相处了有一些日子,陆琛才明白了医琛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他,陆琛十七岁,医琛则是未来的他。虽然按照医琛的话来说,他活到了七八十岁,自然老死。但是为什么变成阿飘之后就是二十几岁的模样,他表示无可奉告。

“或许是执念太深吧。”医琛如是道。

陆琛很好奇:“那你又是什么执念才跟着我的?”

“可能是想看看叛逆的自己十七岁被父亲追着满客厅打的时候,怂成什么样了吧。”医琛悄悄地退了一点:“不过很遗憾,我错过了,来的时候已经打完了。”

可以,这天聊不下去了。

“你过来!我不是打不到你吗?你怂什么!给我回来!”


3.

总之,医琛就是陆琛,现在是个不明所以的小幽灵,只能每天勤勤恳恳地跟在陆琛十米内的范围————喊他起床吃饭睡觉写作业。

比陆琛他妈还陆琛他妈。

陆琛不禁感叹:原来长大了的我是个老妈子吗?

医琛对此表示:不了,你如果入了伍就可以见到,老父亲杨锐和老母亲徐宏了。

杨锐和徐宏,医琛讲过,是他们队的队长和副队长,一个热爱种菜,一个热爱拆弹。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什么奇怪的组合啊!

陆琛不由地对未来有了几分期待,和害怕。


4.

陆琛发现医琛没有左手的事,这完全是个意外。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什么都记不清,只觉得好像战火纷飞,炮声震天,有苦有甜,有痛有乐。

醒过来的时候,陆琛躺在床上回味了很久,这个梦让他感到心惊肉跳。睁开眼了,心脏还再“砰砰”地直乱跳,觉得脸上湿湿的,抹了一把,才发现自己哭了。

他把脑袋埋进被子里狠狠地擦了两把,省得医琛笑他。从被子里探出头,看见飘在半空的医琛,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个点医琛估计还在睡。他是梦醒的,醒得早了。

医琛说,虽然他是幽灵,但除了不吃饭以为,一样会觉得累,会觉得困,所以陆琛睡觉的时候,医琛一样会睡。只不过医疗兵的生物钟总是很准时,医琛能比陆琛早醒一个半个钟头。

陆琛坐起来,看着飘在半空的医琛,挺惊悚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医琛睡着会乱飘,据说他每次起床地点都不一样,有一次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卡在墙里差点没吓死。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陆琛表示不信。

“我这只是运用了夸张手法,夸张懂吗?”医琛还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伸手想要敲他脑袋。后来想起自己碰不陆琛,又把手缩了回去。


5.

其实睡着了的医琛比醒着的医琛可爱多了。

睡着了的医琛有一点点孩子气,嘴里也不会说着些呛死陆琛不偿命的话。

陆琛盯着医琛的脸看来很久,莫名觉得他有点小帅。

天,我这可别不是自恋吧?

心里想是一回事,陆琛绕着医琛走了两圈,觉得有不对。医琛右手搭在自己的胸口,左手却这么有气无力地垂着。

陆琛再凑近了想看看,结果医琛就猛地坐了起来。

他也醒了。


6.

四目相对了半晌,陆琛先开了口:“老实交代,坦白从宽,你左手怎么回事?”

“得,还是被你发现了。”医琛仰头叹着气:“我还以为我藏得住。”

“别转移话题。”

“好吧,我的左手。”医琛用右手费力地扒拉开左手的衣袖,里头空荡荡的:“没了。”

“没了?!”

“出任务的时候,为了把手榴弹扔回去,给炸的。”医琛好像无所谓的样子。

“你疯了?”陆琛捶桌站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

“没有。”医琛换了个姿势,坐在半空:“我如果不扔回去,佟莉,石头还有另外那两个人质都会死。”

佟莉和石头,陆琛知道。医琛和他说过,石头喜欢佟莉喜欢吃糖,佟莉也喜欢石头,只不过他们都没说破过。

陆琛没再说话,他抱着头,不再看医琛,只是盯着地板上两块瓷砖的裂缝,不停地看,即使里头也看不出花来。

“阿琛。”

“诶。”医琛下意识地应了,然后隐隐约约想起来,陆琛在不生他气的时候会喊他阿琛,即使这种机会没有几次。“啊?”

“你后悔吗?”

“不后悔。”医琛先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你能理解的,在未来。”

“痛吗?”陆琛好像没听见似的,自顾自又问起来。

“还好,一点点痛。但是现在我死了,就不痛了。”

“那就好。”陆琛点点头,然后就站起来往房门外走:“我去刷牙了。”

医琛第一次觉得十七岁的自己捉摸不透。纠结了好半天,最后只能傻愣愣地跟在陆琛身后,去了卫生间。


7.

陆琛没有再问医琛关于左手的事,就好像那一天还是医琛先醒然后把他喊起来似的,医琛也很默契的没有再提。

医琛甚至不用担心陆琛会因为失去左手而逃避学医,入伍。陆琛和父亲母亲商量了一夜,最后敲定大学志愿是某名医校,本人也因此更加发奋读书。

除此之外,陆琛还会有事没事地问问医琛关于蛟龙还有蛟龙上一切的问题。

陆琛的一系列变化,医琛都看在眼里,却越来越不明白。陆琛明明就是自己,却又那么看不清。医琛在自己的人生里,并没有遇到什么自己的鬼魂,更无法明了陆琛的心里。

最后只能安安静静地趴在陆琛背上,看他写作业了。


8.

陆琛的十八岁生日就要到了,医琛却越来越忧郁,呛陆琛的话也说少了,变成了一只沉默的幽灵。

陆琛觉得很奇怪。

“你怎么了啊?”

“想到吃不到生日蛋糕,我就很心累。”医琛做了一个捂心口的动作。他不想告诉陆琛他活动的范围在减小,现在只剩下五米了,而且变得比以往更嗜睡,早上差点儿来不及叫陆琛起床。

“你就拉倒吧你,都多大的还想吃生日蛋糕。”陆琛对此表示不屑。

“这不一样啊,英俊帅气的自己你的,十八岁生日的蛋糕,不管是哪个形容词都很有意义不是吗?”

陆琛小小地脸红了一下。

“你脸红什么?脸皮这么薄,夸你帅你还喘上了?”医琛不明所以。

“你闭嘴吧!”谁会说是因为“你的”这个形容啊岂可修!陆琛心里的小人捂住了自己的脸。

于是一人一鬼就各怀着心事,直到迎来陆琛的十八岁生日。


9.

“早上好!陆琛小朋友,这是你的第十八个生日,今天你已经成年了,开心吗?”

陆琛眼睛没睁开,皱着眉头想都没想就扔了个枕头出去:“你想想谁会在十八岁生日的早晨非自然醒起床,还很开心的吗?”

“有啊有啊,现在看到我了,你不开心吗?”医琛倒吊着飘到陆琛跟前。

“……”陆琛揉了揉太阳穴:“不开心。”

医琛打了个响指:“好,那么我们就想想怎么让自己开心起来吧!”

“喂喂!!不要擅自自作主张啊!!!!”


10.

医琛再怎么自作主张,陆琛也不可能真的就这么过了这个生日。

母亲和父亲端着蛋糕唱着生日歌,让陆琛吹蜡烛许愿。

陆琛闭着眼睛想:我,要赶紧长大,要去蛟龙,成为他说的医疗兵…

医琛就着烛光端详陆琛,双手合握着,小嘴绷得紧紧的,看起来很严肃。末了,在陆琛要睁眼的时候,他低着头,小声地说了一句“再见”,客厅里就没有了半个鬼影。


11.

陆琛许完愿就傻了眼,客厅除了父亲母亲,就再没有那个聒噪的幽灵了,好像这半年以来都是在做梦。他不信邪,又闭上了眼,再睁开,就只看见了推到眼前的蛋糕和父亲母亲的笑脸。

“这傻孩子,许完愿就赶紧吹蜡烛呀,又闭眼睛干嘛?”

他木讷地呼出一口气,蜡烛扑闪了一下,那十八束微弱的光亮就消失了。

最后陆琛只觉得蜡烛熄灭时青烟缭绕,好像是医琛在笑。


12.

这道题,阿琛说过…要这么写…

陆琛愣了愣,才想起医琛已经不辞而别了。可是草稿纸上杂乱的,穿着战术服的小人又在昭告着他的存在。

窗户开得很大,九月的秋风吹进一片叶子,压在了小人身上,也压在了陆琛心上。


13.

高考…大学…舰队…蛟龙…

陆琛终于来到了那个幽灵夜思日想的地方,成为了他想成为的样子。

“你好!我是医疗兵陆琛!”


14.

远离了炮火,直到意识模糊的被抬上担架,陆琛才想到了十七岁那年遇到的自己。

“不后悔。”

“你能理解的,在未来。”

“还好,一点点痛。但是现在我死了,就不痛了。”

阿琛你骗我…哪里是一点点疼啊…明明很疼…

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15.

小护士推开房门的时候,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阳光下,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似的。

她轻轻放下手中的托盘,想为老人添一件毯子,才发现老人已经换上了一套军服。压下心理的不安,她小心地摸了摸老人的右手。小护士记得,老人的手很干枯苍老,但是永远都温暖有力。可是这一次,她只摸到了逐渐消失的温度。

老人死了,死在了四月明媚的春光里,鸟语花香。

小护士捂着自己的嘴巴,强忍着尖叫,任凭泪水在脸上流淌,生怕惊扰到老人的美梦,脚下千斤似的,一点点地退出病房。

门关上的那一刻,她,失声痛哭。

老人是个残疾的军人,据说是在某次撤侨任务里把敌方的手榴弹往回扔的时候失去了左手。但是他很乐观,恢复了之后有重新回到了军队,只不过就一直负责后勤,再没上过一线。

他一生无妻无子,把自己永远地先给了军队,直到老了,也就待在着小小的养老院里。小护士第一次照顾这样的老军人,还有些害怕。倒是老人自来熟的就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搭,像小护士的长辈一样,为她出谋划策,和她讲军队里的故事。看起来是小护士在照顾他,其实小护士一直觉得被照顾的是自己。

现在老人走了,小护士只觉得心里缺了什么。


16.

陆琛的去世,让养老院忙成了一团,所以谁也没看见他的嘴角似乎勾起了一个若隐若无的笑。


————————END————————


献给全蛟龙大队!皮!来自非常佛系的六琛(不是。

热度: 15 评论: 6
评论(6)
热度(15)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哟!初次见面,我是姌(rǎn)朷(mù),可以喊我阿染,或者任何不带贬义的称号,只要你喜欢www

是一块成了精的破布,半个在原创和同人之间苦苦挣扎的文手和半个在板绘和手绘之间也是苦苦挣扎的图手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也是我的底线,请不要妄想挑战

最近产粮相关:雪兔组,双狙组

主圈:APH,红海行动

露厨普厨,喜欢石头陆琛罗星,吹爆霞姨腹肌

热爱冷cp,天雷红色芋兄弟

还喜欢双玄嘉金 

特别标注:lo主不喜欢墨香铜臭,也不喜欢她的作品以及人品,但不做评价,只爱双玄一对而已。lo现在也不喜欢凹凸,相关文章,除了山有灵不会再更新。

APH的ky原地爆炸谢谢

同时建议APH黑和拉踩APH的货色不要关注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