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APH/雪兔组】练笔

*异色有

* 现paro

*家里垃圾热水器引发的脑洞

维克多在做梦。

好像是春天,他站在一片湖上,脚尖踏出一圈圈波澜。一层层地向外推去,然后又有一圈圈的花开了进来,最后簇拥在维克多的脚下。

他想,或许在不是春天,不然为什么开出了白色的梅花?维克多踢开了几朵妄想爬上他裤管的梅花,却发现梅枝是从水生的,被踢开的梅花在水面上晃了晃,最后又飘了回来,依偎在维克多的脚旁。

他踩在梅枝上,想走出这片梅海。梅花却像疯了一样地往他的小腿上窜,紧紧地捆住他的腿,让他动也动不了。

维克多望着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太阳,意外的不刺眼,感到小腿上一阵酥酥麻麻的。低头才发现梅花开始在他的血肉里生根,借着他的躯体,生出了血红色的梅,而他的腿随即化成了白骨。

他弯腰拨开枯骨上的梅花,微微一撇,却在水中的倒影里看见了尼古拉斯的脸——————


“嘀——嘀——嘀——嘀——”

双人床上黄白色的被褥动了动,猛地一阵翻动,维克多才从床上坐起来。

他捂着红肿的眼睛,才想起刚刚那只是一个梦。这个梦的滋味并不美妙,但倒也说不上是个噩梦…

“嘀——嘀——嘀——嘀——”

哦…这该死的热水器。维克多想。

“尼古拉斯!尼古拉斯!热水器响了,你去关一下。”他大声喊。

没人应,也没有开门声。

“该死的…”维克多小声咒骂道。

尼可拉斯或许又跑上阳台吸烟去了,他是个老烟鬼,离了烟就受不了。而偏偏维克多不喜欢这个味儿,即使他不得不承认尼可拉斯吞云吐雾的样子很帅。为此他们还大动干戈过,最后决定尼可拉斯只能去阳台吸烟。

他尝试着从床上站起来,不冷丁踢到一个空酒瓶。瓶子摔在地上发出一声“哐当”,随即撞倒了旁边的几个。维克多勾了勾干裂的嘴唇,任由那几个破瓶子“咕噜咕噜”地滚了满地。

尼可拉斯又何尝不是讨厌维克多喝酒?即使他也知道维克多嗜酒如命。

所以呢?我们这两个完全没有共同爱好的人,又为什么在一起?为什么相爱?

“嘀——嘀——嘀——嘀——”

维克多拉开斑斑驳驳的房门,公寓不大,两房一厅一厕,就他们两住。洗澡的水也不供暖,开了水龙头,“哗哗哗”流出来的只有冷水。维克多装了个热水器,每天打开开关让它自己烧,烧好了就叫,“嘀——嘀——嘀——嘀——”地惹人心烦。

他费劲地把插头从插口里拔出来,“嘀”的声音没发全,卡着一半的像被谁掐断了脖子似的。

维克多走向阳台,尼古拉斯果然倚着栏杆,面庞模糊的。维克多笑了笑,带着一身的酒气,向他的爱人走去。

这又如何呢?即使他们在这之后或许还会为酒,为烟而大吵特吵,但是这也无法掩盖他们相爱着的事实。


热度: 26 评论: 2
评论(2)
热度(26)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哟!初次见面,我是姌(rǎn)朷(mù),可以喊我阿染,或者任何不带贬义的称号,只要你喜欢www

是一块成了精的破布,半个在原创和同人之间苦苦挣扎的文手和半个在板绘和手绘之间也是苦苦挣扎的图手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也是我的底线,请不要妄想挑战

最近产粮相关:雪兔组,双狙组

主圈:APH,红海行动

露厨普厨,喜欢石头陆琛罗星,吹爆霞姨腹肌

热爱冷cp,天雷红色芋兄弟

还喜欢双玄嘉金 

特别标注:lo主不喜欢墨香铜臭,也不喜欢她的作品以及人品,但不做评价,只爱双玄一对而已。lo现在也不喜欢凹凸,相关文章,除了山有灵不会再更新。

APH的ky原地爆炸谢谢

同时建议APH黑和拉踩APH的货色不要关注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