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伊万和基尔伯特去游乐园玩,一不小心人多了,就被冲散了

伊万盯着空落落的手正想要不要去广播一下,让基尔伯特来找他,结果头顶的喇叭就响了起来。

是一个很温柔很温柔的女声:

“从俄罗斯莫斯科来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小朋友,听到这条广播的时候,请到广播室,你的监护人正在找你…再重复一遍…伊万布拉金斯基小朋友…”

伊万布拉金斯基,小,朋,友

正在广播室为成功报复了某个早餐抢走他香肠的北方大白熊而感窃喜的基尔伯特,突然觉得寒气弥漫。还没回过神,下一秒就被谁拽开,揽进怀中。

“基尔伯特,小,朋,友,玩得开心吗?”

明明从头顶传来的是嬉笑的语调,明明是温暖的四月天,基尔伯特还是不由地哆嗦了一下。

“还不赖…”

“嘛,基尔君真是狡猾呢,只顾着自己开心了…我不开心了,你要怎么补偿我呢?”

不等基尔伯特回话,伊万就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嘴,一点都不留情地啃咬着,像只隐忍许久的小兽。

直至两人的嘴里都蔓开了诱人的血腥味。




(等等蠢熊这不是开往柏林的车!

本大爷要下车!

——————————————

最近又跑去补了一些番,今天刚好看见这段,觉得特别好玩,就写成露普的了


假装是普生贺

热度: 26
评论
热度(26)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姌(rǎn)朷(mù),可以直接喊阿染。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夫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是我的心河。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