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APH/雪兔组】赤花症

*赤花症:喜欢的人恨自己才能解除,不然就会死。

*应该是,微史向吧?

*国设


我说,是报应吧。

基尔伯特。

伊万想。


他们都疯了,天上的战斗机轰隆隆地响着,飘落的雪花还夹杂着炽热的炮弹。雪地上是坦克履带碾过的轨迹,旁边零散着几个脚印。

德军已经逼近斯大林格勒了。


伊万悄悄地躲在一面墙后,手里是一把沾着血迹的PPsh-41*。

这是他从一个被坦克碾过的苏联小伙子身上捡来的,人已经死了。

感谢斯帕金*,他设计的枪真不赖。

他们正在和德军,进行巷战,基尔伯特坐镇德军,他知道的。

伊万很早就知道他自己得了赤花症,也很清楚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谁,更知道即使身为国家,得了这样的病,也一样会死,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喜欢的人是基尔伯特。

真奇怪,明明很小的时候就结下绊子,明明彼此也看不顺眼,为什么会喜欢呢?

哎呀哎呀,骗人的吧?伊万很苦恼。

怎么让基尔伯特恨自己呢?完全没有头绪。

可是,我啊,还不想死呢,我是苏联啊,怎么能死呢。

伊万呼出一口气,在冰天雪地里很快就变成了一片白雾,小小小小的冰晶往下落,砸在他的外套上。伊万最后检查了一下这把血迹斑斑的PPsh-41,确定这玩意儿还可以再撑一阵子,这才站起身来。

无所谓了,先打赢这场仗吧。


伊万见过无数的战争,所有的国家都是,但是谁也没有见过这么惨烈的。即使他们胜利了,也敌不过战争废墟和烽火里哭泣的伤痕累累的子民。

他们要惩罚罪恶。

可能是巧合,基尔伯特落到了伊万手里。

基尔伯特怨毒的神情取悦了他。

伊万笑了,他觉得自己的病要好了。


苏联的事物都是冰冷的,是惨白的。

基尔伯特在这样的影响下,也变得冷漠了。不,或许他从来都很冷漠,不然怎么会挑起那样的战争,只不过苏联恶心的气氛使他都懒得维持那副愚蠢的模样了。

伊万可能是在变着法子整他,明明托里斯就站在旁边,却一定会笑嘻嘻地拜托他去拿文件。

真恶心,苏维埃。

文件被紧紧地攥着了。


伊万满意地看着每天都在加高加长的围墙,旁边是神色阴晦的基尔伯特。

要完成了呀,基尔伯特君,更恨我一些啊,恨吧,快些对我恨之入骨吧。

他的关节碰撞发出愉快的咔嚓声,他的心脏有力地跳动着。

活下来了啊。伊万有点感叹。

就这么结束了啊,果然不能喜欢基尔伯特呢。伊万开始遗憾。


假的。

伊万要死了。

赤花症根本没有解除,基尔伯特没有恨他。

或者说,只是恨过。

呐呐,大意了啊。

不过我可是苏联啊,怎么能…死…呢…

基尔伯特在一旁看着他闭上了眼,最后低头轻轻亲吻了他的眼帘。



*PPsh-41是苏联二战时常用的一款冲锋枪

*PPsh-41的设计者

另外说些其他的就是德军改过PPsh-41的口径,改完的在德军里叫MP41没改的叫MP717。

就当做是提前圣诞贺文吧…


























评论(1)
热度(38)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姌(rǎn)朷(mù),可以直接喊阿染。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夫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是我的心河。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