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天官赐福/双玄】我恨

*是刀。

我恨。

我又不能恨。

我是最没资格这么说的人了。

我在人间阳寿已尽,在天界又用他人做嫁衣。

我的命,自飞升后,就不再是自己的了。

谁都不能怪罪,祸患的源头不就是我吗?

…这里真冷啊,好想哥。

好想人间的烟火,人间的花灯。

好想…好想…

是时候了吧,离开这里,离开人间,离开…黑水玄鬼。

明仪兄,不,现在该叫贺公子了吧。

愿来世,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再也不要相干。

呵,忘了啊...绝怎么会有来世呢?


贺玄远远地看着,看着靠在门上的师青玄胸口的起伏变小,直到没有。

最后他挥挥衣袖,把这具尸骸放入棺中。

该恨的都恨了,该杀的也杀了。

不该错过的,也错过了。

他没再想让他活着了。

——————————————

又重新把那段看了一遍 

原来还在默念愿双玄来世再续前缘。

后来突然反应过来 他们没有来世。

扎心了。



评论(5)
热度(36)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许子琛,言午许从玉琛,新的一切新的开始,心空空不带色彩,是个暴躁老哥。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佣园,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