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APH/雪兔组】我摔倒了…

伊万摔倒了,面朝地的。

对,面朝地的摔在了台阶上。

于是他高挺的鼻梁就光荣负伤。

这一下可不轻,撞出了不少的小星星,可疼了。

刚刚爬起来,眼里就开始冒生理泪水,鼻腔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动,迅速地滴落。啪嗒,伊万低头看了看,白色的围巾上挂了一朵血花。

他手忙脚乱地抬起左手捂住鼻子,愣头愣脑地就冲上楼,磕着了的膝盖还在隐隐作痛。

基尔伯特正在房间里看书,突然就进来了一只捂着鼻子傻乎乎的大白熊。他只是挑了挑眉毛,假装没看见似的接着看书,看看伊万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基——尔——君——”伊万直接扑倒基尔伯特身上,仰面看着他,鼻子磕到的地方还红红的。

“干什么?”基尔伯特若无其事地又翻了一页。

“我摔倒了呀,磕到鼻子了,要基尔君的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

基尔伯特嫌弃地推了他一把:“要什么亲亲抱抱,都多大的人了,摔倒了就爬起来不就好了,还有本大爷举,不,动,你,的。”

“呜呜呜,基尔君不给我亲亲抱抱了,基尔君不爱我了…”伊万也不听基尔伯特说什么,就一头扎进他的怀里一阵乱蹭,嘴里还念念叨叨着。

基尔伯特实在看不下书,伸手制止了伊万想要在他身上打滚的念头。

突然他撇到一抹红色,心下一惊。

“天哪!蠢熊你怎么流这么多血???”基尔伯特紧张地抓住伊万的肩膀。

伊万正傻乎乎的看着他,鼻子还在留着鼻血,有一些因为刚刚蹭他怀里已经糊在脸上了,自己的围巾和他的衣服上都是红艳艳的一片。

“你是笨蛋吗??流鼻血先仰头,然后堵住,不是像你这样子到处乱蹭,你是嫌我洗衣服不够辛苦吗???你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都多少岁了还会摔倒,就不能稳重点吗???现在好了,磕到你举世无双的鼻梁了,高兴吗???”基尔伯特嘴上说着,手上也没停,拽着伊万把他推在凳子上,让他仰着头,找来了棉花和纸巾,弄好了堵在他的鼻腔里。

伊万没有再说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基尔伯特做完这一切。

直到基尔伯特停下手,他才凑上前去亲了亲基尔伯特,然后用因为有些鼻音听起来闷闷的声音道:“我爱你。”

“闭嘴,头抬起来…我也爱你。”

——————————————————

感谢群里各位老师的期待 我非常努力地写完了作业(???

然后码完了这篇

诸位以后走台阶什么都还是要注意看路呀 我早上摔了一次 鼻梁骨到现在还在痛 晚上差点再摔一次 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点亮了楼梯摔和平地摔的技能点……








评论(14)
热度(57)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这里姌(rǎn)朷(mù),可以直接喊阿染。
拖延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于咕咕咕。不过答应了的事情就算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夫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是我的心河。

主吃APH雪兔,第五人格互怼,红海行动双狙,其他圈子很杂,不拆逆不踩雷都能没问题,拒绝任何魔道粉:)
50%的普厨+30%的露厨+10%的法厨+10%的北欧厨=历史浪花里如小石子一般的我。
是个左佣右裘,接受部分all律,瓦尔莱塔小姐是最好的演员,特蕾西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永远喜欢哈皮和虚伪,只愿世世万物待二人如待心华。

表面是个清水写手,实则是个变态,接受任何重口向内容,但是自己写不出来。
想画画,但是只会改沙雕图,希望有人教我用板子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