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苏沐秋】穿越2020[上]

穿越2022

*沐秋中心,微伞修伞

*因为不能跟共蠢 @若水清鸿 一起换头像而答应给她的沐秋生贺(。

*应该算是糖…吧 不是可能会被↑打死

*渣文笔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下

*2017.10.21 mas生日快乐


苏沐秋神情恍惚地走出了嘉世的大门,已经是夜晚了,黑色的欧系路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灯下聚集着一团影子。今年H市的夏末过分炎热,连夜晚吹来的风都夹杂着热浪,苏沐秋就这么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不一会身上的白衬衫就粘在了背上。他不是一个邋遢的人,若是往日早就掉头回去,在宿舍里好好冲个澡,然后和叶修窝在房间打游戏。但今天他没有,只是皱了皱眉头,扯平了衣角继续往前走。

他就是想散散心。

就在刚刚,他和叶修更新完荣耀,看见了公告上“觉醒任务开放,五十级转职后可升到七十级”的字样。苏沐秋很清楚,叶修也很清楚,他们研究了很久的散人,就这么废了。或许对叶修来说着并不算什么,最多是少了一件让他发光的利器罢了。对苏沐秋则不同,他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研究散人武器上,就快要完成了。其实在尝试组装那把武器的时候,苏沐秋总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万一呢?万一荣耀并不在意这一小小的散人呢?所以他就投入了大量的心血,每一次失败后收集到的数据都会让他痴迷。可是呢?荣耀没有,也不可能放过这个漏洞。二十四个职业你放着不玩,去完散人,荣耀策划的精心设计不就吹了吗?苏沐秋最擅长钻bug,也是最容易栽倒的。

叶修一字不漏地看完公告之后,只是脸微微地侧向他。苏沐秋知道叶修想说什么,没事吧?太矫情了,叶修说不出口,他也听不进去。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这句话像是不受控制似的出了口,苏沐秋冷静得自己都有些惊讶,各种乱七八糟的情绪被他死死地压在胸口以下。他推开椅子,站起身来,在叶修错愕的眼神里拔出那张名为“君莫笑”的账号卡,十分自然地塞进裤口袋,摆了摆手径直向门口走去。

“我出去一下。”

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如果不在意他又有什么必要出来散心。他吸了吸鼻子,右手插进口袋反复摩挲着那张卡的表面,看完公告的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哭了。不过也只是红了眼眶,只能反复地阅读那个该死的公告,直到泪腺停止工作。

嘉世附近有一个小公园,公园的一角是个小型的儿童游乐场。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游乐场里嬉闹的孩子都被大人带回家,苏沐秋径直走向其中的秋千。在还没遇到叶修前,他和苏沐橙晚饭完会来这里玩一会,小姑娘坐在上面,他在旁边推。沐橙总是紧紧地抓着悬挂着的铁链,两条腿在空中晃来晃去,荡得越高,沐橙就笑得越开心。后来是带着沐橙和叶修一块来的,他们交替着帮沐橙荡。叶修还会使坏地晃动铁链,惹得沐橙一阵兴奋的尖叫。

苏沐秋没有荡,只是坐在上面,偶尔风起才会带着他晃晃。他目光有些涣散地盯着地上的一个小石块,明显是陷到了自己的思想里。

一阵冷风夹着尘土打在苏沐秋的身上,他回过神来。捋了捋思绪,苏沐秋才完全清醒过来。

他已经不是坐在秋千上了。

苏沐秋背靠着一棵高大的小叶榕,夕阳的余辉柔和地从叶片中的间隙撒落。他揉了揉眼睛,然后站起身来环顾四周。

——我看我不记得我睡了这么长时间啊,都长出一棵树了…

苏沐秋正狐疑着,扫视的目光突然就停住了。这里,他很熟悉,非常熟悉。这是从前他和沐橙待过的孤儿院。

现在这幅场景也很熟悉,孤儿院的老师围着他正训斥着是什么,其中几个神色厌恶的,最后他们一扬手,把他赶到墙角去面壁了。路过的老师没有注意到树边神色复杂的苏沐秋。

从前的那个他偷了一个馒头。

苏沐秋还很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孤儿院供给他们的午饭实在太少了,只有可怜巴巴的一杯牛奶和一小块干瘪的面包。他已经把自己的那份面包分给沐橙了,但是下午他还是听见了沐橙的肚子在叽叽咕咕地叫着。沐橙很懂事,只是乖乖跟在他身后,不哭也不闹,但是他知道沐橙已经饿得眼冒金星了。他可以挨饿,但沐橙不行。沐橙是他的妹妹,还小,还在长身体。其实他也还小,还在长身体,八九岁的孩子哪个胃口不大的?但是他不知道,他只觉得沐橙是妹妹,要给她最好的。

于是他偷偷溜进食堂。食堂里正蒸着馒头,七八个大蒸笼冒着细细的白烟,没有人看管,这是他们的晚餐。他嗅着酵母的甜香咽下一口水,他也很饿了。不过没关系,他想,哥哥饿一两顿没关系,妹妹不能饿着。把手往身上的衣服蹭了蹭,这次他才小心翼翼地打开蒸笼盖,滚烫的水蒸气一下子冲着他的脸涌了上来,差点儿没把他的眼泪熏出来。

他的脸被水蒸气烫得通红,但他还是努力地睁开眼,选了一个他认为最好的馒头,然后再把其他的馒头挪了挪位置当做掩饰。他重新盖好蒸笼盖,把一切都恢复成原样,然后揣着兜里的馒头蹑手蹑脚地溜走了。

他以为自己做得很好了,结果还是被发现了。其实也不能说发现,是有人“诬陷”他。发馒头的老师发现馒头少了一个,就开始审问孩子们。没有问完所有人都不能吃饭,有几个平时就看苏沐秋不顺眼的孩子饿得受不住了,附和着打起了报告,把所有的事都往苏沐秋身上推。他也没有想要反驳,就这么静静地听。反正那个馒头已经进了沐橙的肚子里,他们也没法再搜出一个来。

孤儿院的老师没几个喜欢苏沐秋沐橙兄妹的,因为他们是那种“被完全抛弃的孩子”,没有亲戚寄一些补贴过来,在老师眼里就等于“吃白饭的”。所以知道是苏沐秋偷的馒头,也只是露出厌恶的表情,痛骂他一顿,然后取消他的晚餐,去墙角面壁。

苏沐秋从树边站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到小时候的自己身边。他的肩膀正在剧烈地抖动着,苏沐秋知道,他在哭。

他从来都是个坚强的孩子,因为他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他只有妹妹。他总是在铺路,留给沐橙的路。他也很少哭,就算是摔倒了,膝盖上拉出一条长长的伤口,他也只是镇定自若地清理然后包扎,还要安慰吓哭了的沐橙。但是这一天他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了,最开始还能左晃右晃地甩掉眼泪,后来就像发了大水似的,停都停不下来。没有人理他,也没有人靠近他,沐橙肯定被人领去睡觉了,其他的孩子或许还在玩着玩具或者游戏,只有他,站在着昏暗的墙角,披着星光。他用手背在脸上抹了一把,咬紧了嘴唇,尽量不让眼泪涌出眼眶。可是这没有,眼泪还是像放了闸一样变成他脸上的沟壑。他没有哭出声,只能抹掉眼泪,狠狠地揉着眼睛,颤抖着。

突然好像有谁贴在他的身上,从背后抱住他,轻轻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别揉眼睛,别哭。”他猛地回过头,却发现身后什么也没有,院子里空荡荡的,的确什么都没有。

苏沐秋看了很久,最后凑过去给了从前的那个小小的自己一个拥抱。

——卧槽…

苏沐秋不知所措地看着四周,小时候的自己已经不见了,而他也不是在孤儿院。讪讪地收回保持着拥抱姿势的手,太傻了。

这是在…苏沐秋托着下巴想着。

网吧。他很快得出结论。

不是嘉世的网吧,是很早很早以前,他和叶修相遇的网吧。

他的周身没有热热闹闹打着游戏的人群,但是每一台机子上都还有着游戏画面或者聊天窗口。苏沐秋挠了挠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向网吧的一角跑去。

果然,一群人一层层地把两台机子围得水泄不通,嘈杂地人声一下子蔓延开来,机子前的两个人苏沐秋非常的熟悉。

叶修,还有苏沐秋。

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他也是第一次在游戏上碰到对手。苏沐秋见周围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就随便爬上一旁的桌子,越过人墙观望着。两人都很专注,周围吵吵嚷嚷的人群一点也影响不到他们,戴着耳机,敲着键盘,神情专注的。苏沐秋有点恍惚,隔着厚厚的人群和杂乱的声音,他好像还能听见清脆地键盘敲击声和鼠标左键“咔咔”的声响,交错着织成美妙的音网。

“啪”,他率先摔下鼠标,扯下耳机目光有点幽怨。而叶修则是慢条斯理地侧过身,一脸欠扁的笑着。

“怎么又输了!再来!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他抓住叶修的手臂,猛地晃了几下。

叶修打了个哈哈:“技不如人有什么不服的?尽管来,哥不怕你。”

他放开叶修,拉过键盘又要开始。

“哥…先吃饭吧…都快一点了…”沐橙从人群里探出一个脑袋,她在这儿等了很久,在她的印象里哥哥是第一次碰上对手,也是第一次看见哥哥脸上那么兴奋的神色。

他一拍脑门:“我都忘了…来沐橙,我们吃饭。你饿着了没有?”

“没有。”沐橙摇摇头,怯怯的目光转向那个刚刚打败哥哥的人,叶修也在笑盈盈地望着她看,冲着她手里的保温盒努着嘴好像在暗示这什么,她连忙把目光收回来。

他注意到了叶修的目光,又看了看沐橙手里的保温盒,挑着眉:“怎么?没饭吃啊?”

“是是是。”叶修笑了:“哥我穷。”

“穷还来网吧玩?”他吐了口气:“看在你陪我玩了半天的份上,我就赏你一口饭吧。”

吃过饭,两人重新操起键盘鼠标,一战到了天黑。

“呼…今天玩得很尽兴,明天继续吧!”

叶修拽着行李箱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了下去:“明天就算了吧,哥可没空。”

“那后天?”

“没有。”

“大后天大大后天大大大后天?”

“…哥是离家出走的,没有固定的时间,也没固定的逗留地点,怎么玩?”

他挠了挠头:“这样啊…要不…”

“你收留我?”

“…我其实想说我帮你去找网吧老板要间宿舍顺便打打工什么的。”

“大兄弟我未生年呢,滥用童工是要判刑的啊?”

“……”

“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哥寄宿在你家?”

“哥不会扫地拖地买菜煮饭洗碗,但是游戏技术不错,你再考虑考虑,过了这村没这店啊?”

“要你何用啊…”他扶了扶额头。

“行了闭嘴,我收留你就是了。”

“可算答应了。”叶修向他伸出手:“重新认识一下,哥是叶修。”

他握住了叶修的手:“苏沐秋。”

两只手在夜色下握到了一起,地面也被打上了烙印,见证着他们的相遇和另一个开始。

苏沐秋就这么远远地,静静地看着。苏沐秋的心里五味杂陈,他们之后的一切他都清楚,酸甜苦辣他都明白。苏沐秋一点也没变,只是那种初出茅庐的感觉也不知能不能再找回来。

紧接着,苏沐秋眼前一黑,明明睁着眼却什么都看不见,好像整个人浸入墨水中,真的就看不见紧紧握手的两人了。

——我靠…

评论
热度(6)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哟!初次见面,我是姌(rǎn)朷(mù),可以喊我阿染,或者任何不带贬义的称号,只要你喜欢www

是一块成了精的破布,半个在原创和同人之间苦苦挣扎的文手和半个在板绘和手绘之间也是苦苦挣扎的图手

最喜欢的人是楠木,是我的月亮,也是我的底线,请不要妄想挑战

最近产粮相关:雪兔组,双狙组

主圈:APH,红海行动

露厨普厨,喜欢石头陆琛罗星,吹爆霞姨腹肌

热爱冷cp,天雷红色芋兄弟

还喜欢双玄嘉金 

特别标注:lo主不喜欢墨香铜臭,也不喜欢她的作品以及人品,但不做评价,只爱双玄一对而已。lo现在也不喜欢凹凸,相关文章,除了山有灵不会再更新。

APH的ky原地爆炸谢谢

同时建议APH黑和拉踩APH的货色不要关注我谢谢。